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病重

十同缘

谪仙飞飞 著

连载免费

基于历史,还原真实度70%。人如微尘,即便十朝,能得所求?入眼皆白,茫茫然覆满了大地、万物。这个世界,仿佛除了雪,再无其他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小挚到宫里任庖师了。

他依然极忙碌,时常背着背篓到山里去采摘果子或一些奇怪的植物。青桔、甜果、树叶、辣子,他都会当宝贝一般收集起来。有的挤出汁液装在瓶瓶罐罐里,有的摊在阳光下晾晒成干。

他常常在厨房里一捣鼓就是小半天,然后端出一碗无比美味的汤。他有时会跟我念叨着,汤里加了几味料,不同味道会中和成什么味道.....我虽听不太懂,但总是频频点头,然后等不及的去喝那汤。

我常偷偷地跑去看小挚烹饪。

他总是很专注,备料、切菜、生火,大火翻炒,小火慢炖。他的脸上已经逐渐褪去了稚气,取代的是一种稳如大山般的沉静。他有力的手臂端着锅翻炒,火光映在他的眼里,闪着明亮的欢快的光芒。他炒菜、炖羹汤、做糕点,忙碌又有条不紊,动作娴熟,行云流水。他做出的菜饭无比美味,是任何庖师都无法企及的,总让我们疑心他会某种法术,好吃的东西都是被他变出来的。

冬天来了。

这将是我在仲国度过的最后一个冬天了,阳春时节,我就要嫁到商国去了。

今年仲国的冬天格外的冷,雪下的也比往年更厚一些。伊河已经结了厚厚的冰,像一块绵延长远的冷玉,泛着朦朦胧胧的寒气。

路旁的银杏和柏树,都顶着厚厚的雪,风吹过时,会簌簌的打着旋的飞落。

我闲来无事,喜欢带着仲国的姑娘们在伊水边打雪仗,在大冷天里,很是过了一段热热闹闹的日子。

也时常驻足,远远地看着衣着单薄的小挚,背着一大捆柴往回走。

我总是忘不了那个晚上,一向宁静寡淡的小挚,跪在我的面前,向我反复强调,他只是个贱奴而已。

贱奴没有自由,没有尊严。后代也会是贱奴,同样没有自由和尊严。即使在奉行仁德的仲国,奴隶被打骂虐待,被无故杀死也是常有的事,奴隶的命如蝼蚁般低贱。

小挚长得很快,身形也很结实,只是那单薄的,破旧的麻布衣服,实在无法与寒风相抗衡啊。

我几次望着他的背影发呆,直到手里的雪球被我捂化,冰凉的雪水顺着我的指尖滴下。

许是今年的冬天太过寒冷,还未到岁首,我就病倒了。

这次的病来势汹汹,我吃了很久的草药也毫无好转,反而越发严重,每天卧床不起。

我常常不分白天黑夜的睡,睡得昏昏沉沉。有时我会叫小荷推开门,呼吸着新鲜的冰冷的空气,看着外面白茫茫的天地,和院中那两棵桑树。

也会在睡梦中不停的做噩梦,梦见我又被抓回了夏宫,梦见血淋淋的人头,然后尖叫着醒来。

父亲急坏了,请来了大巫师为我治病。可大巫师带来的干草药实在难以下咽,即使切成碎末我依然吃不下去,勉强吃进去一点,病情也还是没有好转。

小挚做好了美味送进来,又常常分毫未动的撤下去。

眼见着我的脸颊一天天消瘦下去,父亲却无法可想,急得团团转。

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。

梦见外面大雪纷飞,我躺在一个很破旧很破旧的茅草屋里。我仿佛要离开人世了,有个小男孩趴在我的床边痛哭着。

我伸出手去想摸摸他的脸。可是我够不到,手又无力的垂下去。

我看着他,看着他,却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很熟悉,那样高大的少年,那样褴褛的衣着,那样亲切的声音......难道他的小挚吗?

醒来时,正是夜里。我没力气爬起来去外面看看星辰,只好静静的躺在床上。如果我就此离世,我的爹娘必然悲痛欲绝,但他们还有别的子女,可以尽孝床前。我虽负了子履,他也一定会娶到更好的女子。反而是小挚,他是一个小小的奴隶,他去娶一个女奴隶,生一个奴隶孩子。没有我护着他,他也会像别的奴隶一样,被欺侮,被毒打,还有他的孩子......我不敢想下去了。

挨到了早上,我叫小荷请来了父亲。

“兰煦,我看着你的起色好多了,你要好好将养,会好起来的!”

“父君,”我知道此时的自己也是面无血色,骨瘦如柴,但我努力笑着:“我会好好养病的,只是,我有一件事情,要求求您!”

“兰煦,”父亲强忍着泪水的眼中,藏着一丝晦暗,“你有什么事情,不必求父君,你好了以后可以自己去完成啊!”

我笑着摇摇头,努力的起身,想要下床给他行一个大礼。

父亲的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他很少哭,据说他被履癸帝关起来,他都没掉一滴泪。我知道,那是作为一国之君的骨气,可此时,他只是一个颓然的老人,一位伤心的父亲。

他按住我,又不敢用力。

“你这个臭丫头,多大的事情要向父亲行此大礼!你说好了,父君都答应,都答应.......”

我平复了一下心情,积攒着力量,一字一句的说:“父君,伊挚去大夏换回了我,讨好了夏帝,对我们仲国不能说是没有功劳的。他的养父母虽是奴隶,可是他身份来历不明,不应归为奴隶啊!父君,女儿求你,废除他的奴籍吧!”

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我似乎耗尽了力气,却不停的流眼泪。不知道是为了生命到限无比凄凉的自己,还是那个在大雪天,衣着单薄的背柴少年。

“伊挚的确有功,本该废除奴籍!是本君疏忽了。来人,把伊挚的奴籍拿来!太令,拟定文书,提拔伊挚为庖正,从此就是我们仲国的一位官员!”

“谢谢父君,谢谢父君!”我拉着父亲的手,忙不迭的道谢。

小挚的奴籍在我的眼前被烧掉了,任命他的文书在我的眼前拟定了。从此刻起,小挚再也不是奴隶了!

我含泪笑了起来。

“大君,伊挚来了!”

“来的正好!”

小挚急急的走进来,手里端了一碗汤,走得太急以至于汤都溅出来一些,正洒在他的衣襟上,他却毫不在意,甚至没有注意到父君,也没有行礼。

“伊挚!”太令提醒他。

“快向大君谢恩!就在刚刚你脱离了奴籍!而且,你被提拔做了庖正呢!”

小挚茫然地看着他,不为所动,仿佛没听见他说的什么。好在他这一转头看到了父君,手里小心地托着碗向父君行了跪拜礼,然后急急的说到:

“大君,小奴刚刚把草药放在鼎中细细的煮,草药中的精华已经都进入到了汤中!这汤足以治好公主的病了,快快让公主喝下吧!”

父君眼中瞬间燃了光亮,一把夺过汤碗,很惊奇的看着这汤,又看着小挚,满脸的不敢置信。我也不禁为小挚的智慧而叹服。

父亲亲手喂我喝下了汤药。

小挚再次救了我的命。小挚发明的汤药极其管用,我日渐好转,慢慢的可以到院里溜达了。而这汤药也极快的开始在仲国流行。我想,也许很快也会流传到别国,小挚不知道无形中救了多少人的命。

当我彻底痊愈后,我还是忍不住去厨房看看。

我欣喜的看到,小挚已经穿上了庖正的官服,他将永远都不用再干低级的活,再穿破旧单薄的衣服了。

穿着官服的小挚,竟很是英俊雄武。

我偷偷的笑,这么好的小伙子,以后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姑娘呢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