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57章他们要裂开了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韩镜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表情始终没有放松下来。

过了许久,久到月上中天,在夜色中灯笼的光愈发明亮。

“就算为了天下人要牺牲娘,这个天下,有谁能拿下您?”

秦鹿愣了一下,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,一把将儿子搂在怀中,双手在他的小脑袋上一番揉搓,任凭这小子如何挣扎,都逃不出她的五指山。

“没有!”秦鹿语气嚣张的给了儿子答案,“只要我想走,没人能留得下我。”

松开被自己揉炸毛的儿子,看到他眼底的无奈和妥协,只觉得自己的儿子越来越可爱了。

“所以日后有人以我的性命来威胁你,你可莫要上当。哪怕我真的被人抓走了,那也是我故意的。”

胡言在旁边一手抓着蛋黄酥,一手抓着枣泥月饼,边吃边听着眼前的母子俩闲谈,没有再插嘴。

韩镜却不赞同母亲的话,“娘别说不吉利的话。”

“好。”秦鹿依了儿子的小脾气,“胡言,取纸笔来。”

胡言三两口将月饼塞到嘴里,起身往屋里跑,顺便还在衣服上蹭了蹭手上的油花。

摆好方桌,取来纸笔,将一盏灯烛放在桌上照明。

韩镜和胡言哥俩也凑了过来,围在旁边。

眼瞅着俩小家伙那好奇的样子,秦鹿失笑,一人给了一个脑瓜崩儿。

胡言倒还好,反倒是韩镜,心中总有些羞耻。

一大把年纪了,总是被母亲弹脑袋,嘴上不管如何说,母亲就是不改,可愁死他了。

说了不听,更不敢冲着母亲发怒,只能听之任之了。

秦鹿在白纸上画了表格,开始制作日历。

家中倒是有黄历,不过记载的太过繁琐,看起来着实不方便。

她要做一个现代版的日历,一目了然。

自此,胡言多了个任务,每天早上起来,先在日历上将前一日的数字打个叉叉。

若不是跟着夫人学了数字,他哪里识得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。

**

祭月节当晚,秦鹿招呼家里俩孩子一块用晚饭。

因为是来到大盛朝的第一个中秋节,秦鹿准备的晚饭色香味俱全。

有片的厚薄均匀的烤鸭,有摆盘精美的白菜卷,有块块色泽晶莹的红烧肉,更有底部煎的金黄的煎饺。

“刚恢复自由身,时间观念还有些模糊,日后我们每年八月十五过祭月节。”

胡言不明白,也没插嘴。

更多的时候,他懂得少说话多做事是一种美德。

韩镜没意见,母亲说什么便是什么吧,以往他也不怎么过祭月节。

秦家的饭桌上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,作为一家之主的秦鹿主动说话,两个孩子自然跟随。

三人的餐桌礼仪都很规矩,绝对没有放肆行为。

肉类是他们最喜欢的菜,红烧肉尤甚。

秦鹿只吃了两块,便不想碰了,余下的都被两个孩子瓜分的干净。

事实上,秦氏的这具身体很缺油水,秦鹿之前也进行了营养补充和调理。

看到肉,这具身体好似变成了魔鬼,全部的细胞都在怂恿着秦鹿多吃些。

她的忍耐力远非常人可比,在饮食上从来不会放纵自己。

美食人人都爱,却不能放纵,否则后悔的只能是自己。

一个月养起来的膘,相同的时间很难健康的减掉。

韩镜和胡言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他们吃再多,也能很快消化并吸收掉,倒是不需要太过担心。

两人的饮食搭配都很合理,毕竟做饭的是秦鹿,她做什么孩子就吃什么。

如今这个时代,外边的那些饭菜,可没有自己做的好吃。

关键也没有后世那样繁多的种类。

吃饱喝足,三人来到庭院。

胡言搬来凉席和小方桌,再把秦鹿前两日做的点心装盘摆出来,取来两瓶酒,众人坐在院中欣赏着月色。

夜色如水,凉风拂过带来丝丝的凉意。

胡言喝了两杯甜酒,兴致来了,开口唱了一段儿民间小调。

别说,还挺好听的。

“我祖母是涑州人氏,那里是大盛朝的鱼米之乡,有很多盛传已久的民间小调。”

这是胡言第一次言及家人。

不过他没有细说,秦鹿也没有追问,这才是最舒服的相处方式。

“说起来,还要多谢夫人许我一处容身之所。若没有夫人收留,此时我尚不知魂归何处呢。”

秦鹿轻抿一口甜酒,笑道:“天地之辽阔,还容不下你一个区区的凡人?少自怜自艾了。”

“……”胡言无言以对,“夫人说的是,倒是我想岔了。”

之所以觉得无处容身,还是没有被逼到绝境,否则有一身的力气,哪里都能挣口饭吃。

再苦再难,不还有卖身为奴这一途径嘛。

韩镜只被允许喝了一杯酒,此时趴在桌上,听母亲和胡言闲谈。

他还是高看了现在的身体,一杯甜酒下肚,已然觉得脸颊发热,晕晕乎乎的,尚能勉强撑得住。

秦鹿抬头看着天空的明月,道:“其实月亮是不能发光的。”

俩孩子面面相觑。

“可月亮明明在发光。”韩镜道。

“那是反射的太阳光。”秦鹿取来三个不同大小的点心,以不同的长度并排摆放。

她指着最近的两个点心,道:“第一颗是我们的位置,第二颗是月亮,最远的这颗是太阳。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一颗球体,这颗球体不是静止的,而是在进行了自转和公转。自转一圈为一天,绕太阳转一圈是一年为公转。”

“娘,你是如何得知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一颗球?”韩镜压根就不相信。

“有人见过。”秦鹿道:“未来的某一天,或许你也能看到。”

“这不对,如果是一颗球,我们是怎么脚踩大地的?按照常理,早该掉到哪里去了。”韩镜心中存疑,没道理呀。

秦鹿道:“是因为重力的关系,这就涉及到了物理知识。”

接下来的时间,秦鹿以趣味性的方式,给两个孩子讲述一些有趣的物理小知识。

因为是从未接触到的领域,再加上秦鹿的讲述方式新奇好玩,俩孩子听的很认真,当然问题也接连不断。

最初涉及到的多是一些初级知识,即便是高级物理知识难不倒她,反倒是两个孩子有种三观被颠覆的感觉,似乎整个人都裂开了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