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51章夫人,我不配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女子青楼出身,当初看上了县令公子,一心想勾住对方,好从青楼脱身,托于官家。

奈何县太爷的公子对女色丝毫不上心,只喜欢斗鸡遛鸟摇色子。

她的媚眼都抛给了傻子看,人家愣是不给她半分好脸色。

无奈只能舍弃儿子,转而投奔县令。

别看县令年纪大,且满身肥肉,对家里的妻妾倒是很大方。

只要哄得他高兴,好东西绝对想着你。

这几年,女子从县令手里捞到了不少的好处,一些个金银首饰成色极好。

日后就算离开了这里,凭手里的东西,也能保证余生安稳。

况且女子并不想离开,跟着县令多好,在华阳县这个地界,足以横着走。

她倒是想要个孩子,没有儿子,女儿也行。

可惜这么多年,府里只有三个孩子,还都是县令夫人所出,一儿两女。

长女已经去京城选秀,小女儿整日待在府中陪着老夫人吃斋念佛,小小年纪规矩礼仪极重,甚是无趣。

女子怀疑县令被夫人下了药,只是没有证据,不敢说出来。

依照她的意思,大小姐想进宫难如登天,性格刁蛮眼高于顶,且被夫人骄纵的厉害,长相只能算中规中矩,谁让爹娘都不是个好看的呢。

若不是她出身不够,都比大小姐的机会高。

别说进宫了,送到王侯家中做妾,人家恐怕都嫌弃。

七品县令,别看在华阳县呼风唤雨,放到京城,谁能瞧得起。

她没猜错的话,年底大小姐就会被送回来,只能随便在县里找个人家嫁出去。

也不知道谁那么倒霉,会做大小姐的丈夫,到时候肯定会被压的抬不起头来。

**

一阵嘈杂的凄厉哭喊声从门前飘过。

其中还伴随着差役的厉声驱赶。

韩镜坐在廊下和母亲一起做肥皂,特殊的味道在小院飘荡,让人心静。

“也不知是何等瘟疫,如此厉害。”

上辈子也发生过,当时韩镜住在东桑村里正家中,知道的不多。

等真正知晓这次瘟疫时,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。

上一世,他是在五岁启蒙的。

此次瘟疫并没有波及到东桑村,差役去村子里告知县里有瘟疫后,里正似乎就招呼村子里的青壮年定期巡视,绝不允许外村人进入。

如今看来,这次瘟疫造成的后果很是严重,偏远如华阳县都无法幸免。

“没接触过,我也不清楚。”秦鹿将调配好颜色的皂液倒入模具中,“想来大部分人能活下去的,两道药方,总能给他们换得生机。”

“娘的医术是不是很厉害?”韩镜真的好奇。

秦鹿想了想,谦虚道:“一般吧,也就是天下第一。”

韩镜特别想说点什么,心里痒痒的。

他不知道,此时的心情叫做“想吐槽”。

“知道不是绝症,我都能救,所以你可以放心的折腾。”

韩镜道:“此次瘟疫不算绝症吗?”

“这算什么。”秦鹿的态度可谓嚣张,“我只是懒得出手罢了。”

说罢,秦鹿抬头看着儿子,“我可以不把人命当回事,你不行,你得做到爱民如子。”

韩镜:“……”

“夫人何必如此。”胡言拎着瓦罐从屋里出来,“连我这将死之人都肯施以援手,夫人心若菩提。”

“大可不必!”秦鹿拒绝被发好人卡,“我是觉得有利可图,谁知道你是个穷光蛋,只能卖身抵债。”

胡言摇头失笑,继续去干活。

“娘,您可莫要教坏了我。”韩镜嘀嘀咕咕。

“……”秦鹿愣了好一会儿,“儿啊,这次瘟疫很是严重,娘无能为力,若我真的有那本事,怎么可能见死不救。看到县里这么多人离世,娘的心的碎了。”

第一次给人做亲娘,很多事她须得仔细摸索着。

想到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能给儿子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,秦鹿觉得日后她得谨慎些才行。

自己的性子已经这样了,可不能把儿子带偏了。

“真的?”韩镜的眼神里写着“我很好骗”四个字。

“比珍珠还真。”她用力点头,也知道自己骗不过儿子,这小子贼精贼精的,“治肯定是能治的,但是此次瘟疫太过突然,是真的无能为力。想要治疗瘟疫,需要的东西太多,以现有的条件,别说我只是个民妇,就算是出身皇族,最差也得两三年的时间。”

“莫说是那些陌生人,此时如果是你染上瘟疫,我能做的,也仅仅是为你打造一副上好的骨灰盒了。”

韩镜想了想,道:“翡翠的行吗?”

“倒也不是不行。”秦鹿正经不过三秒钟,再次和儿子调侃起来。

“娘百年之后想要什么棺木?”韩镜问罢,小脸煞白,忙抬头看向老母亲,“娘,儿子不孝……”

“最差不得是个玉石的?便宜的配不上老娘的身份。”秦鹿云淡风轻,丝毫不在意讨论生死,“别给我埋随葬品,免得被后人挖坟,你是不知道盗墓贼有多猖獗,盗亦有道的人可不多。”

韩镜讷讷道:“随葬品还是要放的。”

“真不用,每年给老娘烧两个小青年就行。”

这边话音刚落,屋中便传来凳倒桌翻的声音。

胡言真的想骂娘了,他何德何能,来到秦府做管家。

这位秦夫人当真是没有半点身为女子的矜持,真是什么话都敢说。

放眼天下,有哪位母亲会要求儿子在她死后烧“小青年”的,关键还是一年烧俩。

胃口也太大了吧?

秦鹿这边唇角含笑,“胡言这样的就行。”

“……”胡言脸色一变,全身颤抖,然后用尽了全身力气,咬牙切齿道:“夫人,我不配!”

“不要妄自菲薄,你配,你最配。”

胡言:“……”啐,这管家没法干了。

压根就没这么欺负人的。

“胡管家,你没事吧?”韩镜才不像母亲那般调皮,起身进屋察看。

胡言已经站起身,扶起板凳,“小公子,我没事,不小心摔了一下。”

“日后当心些。”韩镜憋着笑,重新回来坐下,压低声音道:“娘放心,真到了那一日,我每年给你烧去两个。”

秦鹿捏了捏儿子的小脸,“真不愧是老娘的好大儿。哦,我说的是纸人,可别真的给我烧大活人。”

“儿子知道。”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