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50章我儿子不可能这么乖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此次疫情爆发的快,传播的也快。

再加上最初县令并未重视,此时有不少人家沦陷了。

每日早晚都能听到哭嚎声,好不凄惨。

秦家却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。

清晨,胡言拎着陶罐去外边喷洒药水,前面一户人家的汉子透过后窗看到这一幕。

“后生,你家还有吃的吗?”

胡言循声看去,“尚且饿不到。”

男人好一番哀叹,“县里的啥啥都涨价不说,压根买不到,好多铺面都关门了。”

他似乎在等着胡言询问,自己这边再向对方讨要一点。

孰料胡言压根就不接茬,直接绕到侧墙继续忙活。

汉子自讨没趣,暗中翻了个白眼,“啪”的一声闭合窗户。

回到家里,秦鹿招呼俩孩子用早饭。

针对韩镜每日天不亮就起床的习惯,秦鹿是万分唾弃的。

“儿啊,你现在还小,是有权利睡懒觉的,多少孩子为了不早起上学,爹娘三催四请的,到了你这里却起的比你娘还早,太不像话。”

想到自己那早婚的闺蜜,每天去女儿房里脆小姑娘早起上幼儿园,多少次都是被小姑娘撅着小屁屁嘤嘤嘤的拒绝。

不好,想到这里,她突然想要个女儿了。

可惜她并不想自己孕育孩子。

秦鹿喜欢孩子,但不喜欢生孩子。

当然也仅仅是喜欢。

胡言:“……”吃饭吃饭,道上的事儿少管。

他就没见过如此溺爱孩子的。

儿子起得早不夸就算了,居然还让儿子睡懒觉。

韩镜似乎习惯了母亲的性格,“我睡得早,起的自然也早,而且午后也会休息,娘别担心我。”

他的生物钟早就定了,轻易改变不了。

就算想睡懒觉,到了既定的时间也会醒过来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个好习惯。

“那平时你也可以到处玩玩,有没有想要的东西,或者多向老娘撒撒娇啊,你看看自己,哪里像个四岁的小娃娃?”

秦鹿总觉得养孩子的乐趣不太够,儿子太懂事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“……”胡言觉得秦夫人似乎有什么大病。

韩镜却不动如山,“哪里不像了,儿子懂事还不好?”

“我把你生下来,不是让你懂事的呀?”秦鹿张嘴就是歪理。

韩镜胡言:“……”

“那娘把我生下来,是做什么的?”韩镜“虚心”求教。

秦鹿伸出食指,朝着上方顺时针画圈圈,“你是我的儿子,绝非凡夫俗子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韩镜伸手捏着眉心,“很好,娘,您这个非凡俗的儿子现在只想读书。”

此时的秦鹿犹如被戳爆了的气球,瘫软在椅子里,一脸的嫌弃。

“我儿子不可能这么乖。”

“嗯,让您失望了。”韩镜稚嫩的语气是哄人的态度。

胡言在旁边肩膀抖动,被这对母子的互动笑死了,以至于憋得岔了气,肚子疼的厉害。

“儿子,娘想养只猫或者狗都行。”

“老……胡管家,按我娘的意思办。”韩镜交代一声。

胡言点头,“好的小公子,夫人想养什么品种的猫?”

“狸花猫就行。”

**

县衙后院,县令难得开始办公。

整日催促着县里的大夫和衙役到处奔走,尽量将疫情控制住。

儿子的赌坊因为疫情无人光顾,这笔进项可不能少。

县里的人死多了,税收自然会受到影响,他能捞到的钱也会减少。

但凡有点苗头的,都被县衙捕快驱赶到县城外的临时隔离点,任凭那些百姓如何哭喊都没用。

他大概率是要在这华阳县养老了,万一瘟疫在县城里传播开,自己的性命岂不是受到威胁?

还有但凡是在这种时候,去街上乱跑的,一律抓起来送到城外。

如今走在县城街头,除了巡查的衙役,看不到一个平民百姓。

而且县里到处都是药材的味道。

“死多少人了?”书房内,县令询问前来汇报的捕快。

捕头道:“回大人,目前已经死了二十二人,多是些上了年纪的老者。”

县令愁的好几天都吃不好睡不好,总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膘都下去不少。

“听杏林堂的孙大夫说,这次可能是两种甚至多种疫症混杂散播的。”

县令一听,愁容满面。

这得死多少人呐,就算他不是个清官,治内死的人多了,他也心痛呀。

做得好了不一定会升官,但是做得差了,真有可能丢命。

你在任期内捞钱,上面大概是不会管的,只要做的小心些。

可死的人多了,定然是瞒不住的,上边多少人等着谋个一官半职的,哪怕是小小的县令,照样有人抢着干。

“你们巡查时都盯紧着,一旦有人在街上乱窜,务必送出城去。”

“大人放心吧。”捕头领命而去。

他们也不希望死人,毕竟这些捕头几乎都是本地人,乡里乡亲的,低头不见抬头见,真要死得多了,他们也不是滋味。

平日里白吃白拿的,关键时候也得顾着些。

“大人,如今瘟疫都传播到华阳县,可见上边的几座府城绝不太平。”

师爷在旁边皱着眉头道。

县令长叹一声,“谁说不是呢,之前白秀才说可能有瘟疫,我还没当回事。”

“让他们都走动起来,绝不允许私自掩埋尸体,一定要焚烧掩埋。”

“大人放心吧,我这就去办。”

师爷离开,一个穿着清凉,模样妖娆的女子从后边出来,走到县令背后紧贴上去,柔弱无骨的手臂勾住县令的脖子。

“老爷,您陪陪奴家嘛。”

声音娇滴滴的好不甜腻。

县令肥硕的身子一下就软了,将爱妾捞到腿上坐下,手掌也跟着不安分起来。

“美人儿,县里闹瘟疫,老爷这不是忙嘛。”

女子娇嗔的翻了个白眼,“哼,又不是老爷招来的,谁让他们不当心呢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。”县令闻着美人香,顿觉心猿意马,“还是美人儿知道体谅老爷。”

女子柔弱无骨的手在县令胸前游弋,“本想着和老爷夜泛江舟,谁知道就出了这等事,奴家不依嘛。”

“哎哟哟,美人莫恼,老爷我让人在府城给你打了一副镯子,就你有。”

“真的?”女人作怀疑状,“其他院里的姐妹没有?”

“没有没有,就你有,谁让你是老爷的心肝肉呢。”

女人轻拍他胸口,“就知道说好听的哄人家。”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