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48章就没这么羞辱人的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那些药材花了多少钱,胡言的确不知道。

但是,看着药罐里正在咕嘟嘟的药材,价值却并不高。

他甚至觉得就凭这些普通常见的药材,真的能治好他体内的毒吗?

具体算过后,三年下来差不多也就三四十两,这笔钱夫人已经提前扣掉了。

刚开始,被秦夫人“逼迫”着签下十年的卖身契,心底最深处始终觉得被对方折辱。

现在看来,留在这里再好不过了。

他为秦夫人做事,对方帮他解毒,而且自己还能躲避一些麻烦。

**

这日上午,秦鹿去码头买了两条鱼和几斤江白虾。

随后察觉到不少人都在咳嗽,这点让她产生了危机感。

拎着买来的东西快速回到家中,先给自己泡了个药浴,然后熬了一大锅的药,稍稍放凉后仰头灌下去。

不管是不是真的有疫病传过来,为了小命着想,也不能疏忽。

洪灾后,不知道上游的伤亡如何,大灾之后必有大疫,尤其是污染性较强的水灾。

买回来的鱼和虾暂时也不能吃了,只能找个地方进行掩埋。

哪怕是现代医疗健全,要研制出抗疫药物都不是一朝一夕的,更何况是医疗落后的古代。

寻常的天灾,或许不需要如此恐慌,可水灾的散播性极强,且还是上游。

万一有人把尸身抛入水中,沿江的各大州府县镇,恐怕会全部沦陷。

胡言从外边回来,就被秦鹿催促着去泡药浴。

同时从外边带回来的衣裳也进行了焚烧掩埋。

看到她如此做派,胡言心里不免也产生了怀疑和忧虑。

“夫人,您是担心会有疫症?”

“还不知道上游的受灾情况呢。”秦鹿将调配好的一箩筐药材交给他,“研磨成粉,越细越好。”

胡言找了个位置坐下,将药材扔到药碾子里,来回碾压。

“县里还没有动静呢。”

“有动静就晚了。”秦鹿表情严肃,儿子的身子还没有完全养好,抵抗力不如他。

胡言更是个毒罐子,本身就体虚,一旦爆发疫症,这俩人势必无法出门。

古代疫症几乎很难大范围的爆发开,主要是交通不便利,但是水灾不同,稍微不慎就能顺着水流四散开来。

想到这里,她忍不住开口咒骂一声。

“草!”大意了。

胡言:“……”不懂,但肯定不是啥好话。

“碾磨好后,用一桶水熬煮至沸腾,之后喷洒在墙壁四周,家里的家具和墙壁,用帕子浸过药汁后擦拭一遍,每日早晚两次。”

胡言点头,“夫人,管用吗?”

“只能预防,真的被感染后,须得对症下药。”她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疫症,哪里知道。

“我今日在码头,见到数人有咳嗽的症状,不似寻常的伤风。今日你去接韩镜,告诉白先生,让书院暂且休息一段日子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防患于未然,很正确的做法,“夫人,咱们府中是否要采购菜蔬?”

“厨房储藏室有晾晒好的菜干,外边的暂且别买了。肉家里也囤积了不少腊肉,能迟些日子。”

秦鹿倒不是未雨绸缪,她知道古代蔬菜只能吃应季的,因此才提前准备些干菜,省的想吃的时候吃不到。

如果华阳县真的爆发疫症,只能说明上游的灾情恐怕到了严峻的地步。

想要摆平这次疫症,前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。

不,恐怕已经死了无数人了。

**

临近傍晚,胡言来到白家门前候着。

韩镜是被管家送出来的。

胡言接到他,向管家转达了秦鹿的意思,并且将自己磨红了手掌才研磨出来的药粉,交给对方,并告知了用法。

“我家夫人的意思,不管如何,为了安全起见,希望白先生能暂停授课。自今日起,我家公子须得禁足府中,无夫人的意思,不得出门。”

管家自然做不得主,只和两人道别后,脚步匆匆的返回府中。

“老胡,我娘是觉得华阳县有疫症了?”

“老……”胡言一口气梗在喉咙,差点没憋死,“小公子回家问夫人呗。”

韩镜仰头看了他一眼,“你比我大,叫胡管家难免生分,老胡就很好,亲近。”

“……”胡言沉默,他没觉得亲近,只觉得被羞辱了。

他今年正式血气方刚一十七的风流少年,怎么就能和“老”字沾了边?

二十加冠才是青年,他距离二十岁还有两年半呢。

“小公子还是叫我胡管家吧。”

韩镜随意的摆摆手,“行吧行吧,不经逗。”

胡言:“……”想骂人,真的。

两人回到家中,韩镜直接去找了母亲。

“娘!”进门就闻到一股混乱的药香,很多种味道糅杂在一起,浓烈至极,并不好闻。

走上前坐下,帮着秦鹿一块打包药材,“这些做什么的?”

“华阳县要爆发疫症了。”秦鹿的语气透着肯定,“自明日起,你便不能出门了。”

“娘呢?”韩镜动作一顿,“娘要出门?”

“老娘我惜命的很,也不出门。这些药是治疗风寒的,这些是止血化瘀的,都是日常必备的,日后你觉得不舒服,可以自己取了煎服。”秦鹿把两拨药归置起来,放入抽屉,随即拍了几下,“抽屉别记混了。”

韩镜松了口气,他是真怕亲娘跑出去。

“娘,别的我不管,您如何折腾,日后儿子都能给您兜着。”韩镜小脸变的严肃起来,“就算您把这个天捅个窟窿,将来我长高了,也能撑得住,但是娘必须要活的长长久久。如若华阳县真的有瘟疫散播,娘哪怕是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医术,也断然不能以身涉险。”

秦鹿静静地看了儿子好一会儿,曲指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,“小小年纪别总是动不动就板着一张脸,童年时光本就如弹指光阴,转瞬即逝。你且该笑笑该哭哭,该闹闹该疯疯,这是你的权利,人一旦长大,烦恼就多了,责任也多了,到时候或哭或笑,恐怕都得憋在心里,再难示人了。”

“娘有烦恼和心事吗?”韩镜好奇,现在的娘,让他想亲近。

“这世上之人,谁没有烦恼,又有谁没有心事呢。”秦鹿不是个自艾自怜的性格,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都是轻松的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