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49章取舍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白秀才听到管家的传话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子。

“父亲,我觉得秦夫人的话在理。”白逢君低声道:“宁可信其有。”

“为父知道。”白秀才长叹一声,“明天告诉那些学生们,暂且休沐半个月看看情况。”

管家在旁边应了一声。

“是否要和县令大人知会一声?”白逢君不想散播传闻,可一旦爆发,恐怕县里要死很多人。

白秀才沉默良久,到底是没办法做到独善其身,“明日我亲自走一趟。”

一夜无眠,托着疲惫的身体用过早饭,白秀才穿戴整齐,出了家门。

来到门口,看到白逢君正带着管家在门外喷洒药水。

“父亲要出门?”白逢君和他打了声招呼。

白秀才点点头,张张嘴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摆摆手离开了。

前后约么半个时辰左右,白秀才回来,脸色不是很好看。

白夫人见状,上前询问情况。

“那边觉得我在危言耸听,没往心里去。”白秀才一脸菜色,有心想长篇大论一番,却知道不能将脾气发泄在妻子身上,只得做罢,“咱们暂且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劫数吧,真要爆发了瘟疫,我们也不懂医术,只能干看着。”

白夫人之前带着儿媳妇买了不少的米面粮油,如此就算闭门锁户半年也足够家里吃的。

**

两日后,华阳县出现了第一个疫症病人。

病患前一日感到全身无力,并且伴有眩晕感,同时全身滚烫,却觉周身寒冷,上吐下泻且腹痛后排泄频繁。

被请到家中问诊的大夫看过后,险些吓得瘫软。

等秦鹿这边得知后,表情变得分外严肃。

她担心是爆发了痢疾,且听外边传来的消息,绝不仅仅是痢疾,或许是还有别的疫症。

一种疫症已然难以应对,更别说是两种或多种。

韩镜这两日盯的很紧,但凡秦鹿有想出门的打算,他都得全力阻拦。

秦鹿觉得这孩子完全想多了,她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出门呢。

首先家里无人做饭,一旦她感染了瘟疫,势必要进行自我隔离,俩孩子到时候估计吃不好睡不好。

再者说,这具身体不是她的,本身没有抗体,她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。

若单纯的痢疾,她并不怕,几服药下去就可以缓慢康复。

可这次疫症却不简单,她有八成的把握,这次的瘟疫中伴有其他疫症。

在古代几乎是鬼门大开,只等游魂过境。

胡言照旧每日早晚在外墙上喷洒药水,家里的家具等也都会擦拭一遍。

短短两日,家里家外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,这种味道却让他和韩镜放下心来。

此时韩镜攥着扫把清扫卫生,厕所是重中之重。

每日都会撒上一些药粉在里面,同时上过厕所后会进行冲洗,如厕后更会仔细的用香皂洗手,晚上也会浸泡药浴。

外面变得风声鹤唳,第一位疫症病人已经离世,因发病快且没有确切的治疗手段,不到两个晚上便没了呼吸。

第三天下午,秦家的门被人敲响。

韩镜听到动静,当时就站起来了,眼神阴沉沉的看着院外大门的方向。

秦鹿拍拍儿子的肩膀,取过自己做的简易口罩遮住口鼻,走到院中。

“来者何人?”

“秦夫人!”外面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,“老朽乃杏林堂的大夫,听白先生说秦夫人早几日就察觉到将有瘟疫,特来请教,请秦夫人慈悲为怀,救我华阳县百姓。”

听外边的呼吸声,恐有五六人。

秦鹿是不可能出门的,但是既然都求到她面前了,帮一把也可以。

“等着。”

韩镜板着小脸,死死的盯着她,寸步不离。

回到房中写了两个方子,折叠好后,抛过墙头。

“家中只有两个孩子,我若出门必然多日无法回家,孩子不会做饭,且无法外出,故此我不能离家。那两张药方,一份是防疫为主,一份是治疗痢疾,你们且带走吧。”

外边似乎还想说什么,秦鹿再次开口:

“感染疫症者,须得单独进行隔离救治。同时和疫症者接触过却未发病者,也须得进行单独隔离,防止疫症扩散。此次疫症,据我听闻,绝非痢疾一种,恐伴有其他疫症,我非正经大夫,亦无能为力。”

“另外,告知县中百姓,切莫饮用生水,须得烧开后再用。”

外边的两位县里有名的大夫深感挫败。

他们知晓疫症的严重性,但凡染病,大多只有等死一途。

秦鹿无能为力,他们并不奇怪。

拿着两张药方离去,他们得抓紧时间配药,同时还得找到县令大人,让衙役将那些染病者驱逐到一处才行。

码头那边已经禁止过往船只停靠,接下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胡言凑到秦鹿面前,低声道:“夫人,白先生未免有些恩将仇报,居然把您推了出来。”

这做法的确不厚道。

秦鹿能理解白秀才的做派,却无法认同。

她不是古代人,心中没有认同感。

白秀才不忍看到县里百姓被疫症折磨,这是他心善。

或许知晓最坏的后果,却依旧将她牵扯进去,很明显是做了取舍的。

她提前对疫症做了防范,并且告知了白秀才,是感念白秀才对儿子的教导。

如果她在疫症出现之前告诉县里的百姓,恐怕会被县令以“扰乱治安,危言耸听”的罪名捉拿,到时候有谁会为她求情?

秦鹿总是用最坏的结果来忖度人性,这样才能活的长久。

但凡她不是个普通的民妇,这份重担她都能扛得起来。

什么样的身份做什么样的事儿,不是圣人,就别抗不属于自己的责任。

那是不自量力!

“他没有错。”秦鹿看着廊外的晴空,躺椅轻轻晃动着,好一派岁月静好。

她来大盛朝只有一个目的,教养韩镜。

其他的都得靠边站。

救治百姓,是大盛朝皇室谢家的责任,自己一介民妇,与她何干。

她只有一条命,平生所学皆是前世勤奋苦读得来的,与大盛朝没有半点干系。

如若不小心感染瘟疫死掉,朝廷能给韩镜什么好处?

充其量就是死了一个边境村妇,泛不起丝毫波澜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