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47章少听人瞎扯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进入七月,大盛朝四五个州府传出消息,相继爆发了洪灾。

这几个州府都在华阳县的上游,均是因为河道淤泥堵塞造成的。

白秀才得到的消息,还是白逢君带回来的。

之前白逢君和妻子去了荆州府,那边最开始只有一两个村庄被冲毁,白逢君担心下游的华阳县,带着妻子日夜兼程赶了回来。

这一路,途径几座州府,都有相继的涝灾发生。

临近华阳县反倒是安生下来。

“朝廷几乎每年都会拨款清理河道淤泥,今年还能爆发洪灾,可见那些钱都进了贪官的钱袋子。”白秀才说的可谓咬牙切齿。

白逢君点头,随后低声道:“父亲,泗州府也发生了洪灾,于世叔现在可是泗州府的知府。”

“唉!”白秀才叹息一声,“这是我们无力插手。”

他虽有秀才功名,也只是中看而已,连官场的大门都摸不到,更别说是帮衬了。

“好在上边有太守坐镇,想来最严重不过是贬官,不至于罢免。”

白逢君摇头,“不好说,我和芸娘回来时,见到泗州府那边有三处决口,这次恐怕难以善了。”

儿子常年在外,见识比白秀才都不低。

“你觉得会如何?”白秀才问道。

白逢君负手站在床边,看着庭院里的桂树,道:“非是儿子妄自议论长辈,儿子曾在泗州府停留近半年,对那边的所见所闻颇有感触,于世叔并非清正廉明的好官。而且朝廷对地方官的一切行为,似乎是抱着放纵的态度,儿子的看法是,贬官可能也不会,不过于世叔大概是无法在泗州府任职了。”

白秀才听完这番话,脸皮抖动,很显然被儿子话语背后的意思给气到了。

“调离后维持原职?”

这就好比两府的长官都出了差错,引起当地民愤民怨。

而朝廷为了平息地方百姓的怒火,将两地的长官进行了调换。

哪怕日后被两地百姓得知,他们会觉得新上任的这位,或许比前一任要好一点。

这完全就是愚弄百姓。

聊到这里,白秀才面露苦涩。

“若当真如此,大盛朝恐生祸患。”

白逢君何尝不是这般认为的,“于世叔娶了建州萧家的女子,只要不是捅破了天的大祸,哪有兜不住的。”

大盛朝有几大世家,其中就包括建州萧家。

已故的太皇太后便是出自萧家,后宫也有萧家女,其中还出了两位王妃,当今太后的胞妹,是京城萧家的当家主母。

几大世家为了永久掌控大盛朝,几乎都盘根错节,姻亲关系甚是紧密。

毫无根基的泗州府知府能娶到萧家女,应该也是旁支,绝非嫡系。

世家嫡出的身份,比之皇子公主都不差多少。

而那些皇子为了取得世家的支持,对这些嫡出的血脉,也得礼让三分。

即便是旁支,那也是同气连枝,一州知府,并非会轻易舍弃。

**

赵珙再次抵达华阳县,还带了两大箱的药材。

祁州府这次虽然没有发生洪灾,却也因连番降雨,农作物遭到不小的破坏,已经出现囤粮的趋势。

“秦夫人,这次耽误了近半月,水路那边封了两个府城,商队只能走陆路。”

秦鹿倒是不介意,家中的皂角还未用完呢。

“陆路可还安全?”

“比起以往要乱一些,几座府城遭遇洪灾,不少难民在各大州府流窜,若非华阳县地处大盛边境,恐怕也难免遭到流民的围堵。”

赵珙这边自然也遇到了好几拨,“不过秦夫人放心,我们带的只是皂角,不能吃,也没人来找麻烦,毕竟我们车队的人不少,没必要为了些不能吃的东西抢夺。”

“这两箱是老爷着人采购的药材,都是质量上乘的,还有采购清单。”

秦鹿要的不多,只能保证自家的使用,总计花了不到百两银子,就从这次的肥皂货款里面扣掉。

“秦夫人可是囤够了粮食?如果华阳县不够的话,下次过来,小的从祁州给您运过来。”赵珙笑道:“这是临行前,大少爷交代的。”

秦鹿对合作对象的细腻心思很满意,“之前就采购了,不需要大老远的运送过来,多谢了。”

“如此便好。”

此次赵珙没有在华阳县多做停留,趁着路上难民还不算多,须得早些回去。

“平日里多用肥皂洗漱,可以更好的避免生病。”秦鹿交代赵珙等人,“灾难过后多伴随着疫症,即便没有,也要保证身体清洁,有益无害。”

赵珙等人连连点头。

他们虽说是府里的打手护卫,还真不至于穷到用不起香皂。

贵的舍不得,便宜钱的主子都会打赏。

一块香皂可以用三俩月,一年花不了几个钱。

辞别秦鹿,赵珙带着几辆车离开了。

**

秦鹿暂且没有制作香皂,将心思都投入到了研制药物上。

目前条件不充足,她只是将中药进行相对应的简易加工,日后生病可以更方便的使用。

中药注重调理,普通的风寒,对现代人来说不算病。

但是对于没有抗体的古代人来说,几乎是致命的。

她来到古代几个月的时间,对于身体健康问题,尤为注重。

简单的感冒发烧,对现在的秦鹿来说,都是洪水猛兽。

每日充足的膳食营养搭配,其目的就是将身体调理到最佳状态。

尤其是韩镜,年纪尚小,更得精细的养着。

“胡言,这是你的药,每日晚上用三碗水熬成一碗水服下。”

将几十个药包给了胡言,“一包是一日的量,这是一个月的药。后期看你体内的毒素,进行药材的调整。”

“多谢夫人。”胡言恭敬接下来。

拎着略有些重量的药包,胡言道:“夫人,我曾听为我诊治过的大夫说,我这毒用人参和雪莲,或许能够根除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秦鹿静静看了他两眼,“少听那人瞎扯,那人所说的雪莲的确有着极高的药用价值,可以治疗男性的功能衰退,调理女性的经期,还可以活血祛瘀。因为雪莲的特殊生长坏境,还具有延缓衰老的作用。但是雪莲却含有一种特殊的成分,叫秋水仙碱,这是一种有毒的物质。这对于某些重症疾病有很好的抑制作用,却需要特殊的手段进行提炼。如若按照现有的服用方式,你体内的毒素别说解除,反而会死在秋水仙碱的毒素中。“

说罢,她勾起唇角,“死的更快。”

胡言无言以对。

“人参乃大补之物,你这身体,虚不受补。服用几日人参,恐怕会七窍流血,死的惨不忍睹。”

胡言:“……”

行吧,他不懂医理,自然得听大夫的话。

“我给你的药是镇静解毒的,虽说恢复的过程比较慢,却是最安全的。”

胡言抱拳作揖,“多谢夫人。”

“那还不赶紧去干活?知道这些药花了多少钱嘛。”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