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45章门当户对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不只是程小姐,很多闺中千金和夫人们看了《相思泪》,都觉得是一本好书。

有些夫人们甚至还买了专门给女儿看。

“婚事还需得讲究门当户对,你看这位宋小姐的下场,这辈子彻底毁了。”

“非是娘嫌贫爱富,若真是如此,爹娘恨不得把你嫁到王公贵族府中,这可能吗?我们只要你嫁人后,不需要为柴米油盐劳心费神。”

“嫁去富裕人家,即便没有丈夫的疼爱,至少在衣食住行上不会遭到苛待,更不需要担心被卖掉。如果你觉得那样的日子好,看看咱们府里的下人,你真的能接受那样的生活?”

几乎在任何时代,稳固的婚姻家庭,多是男低娶、女高嫁。

也就是所谓的“高门嫁女、低头娶妇”。

娶个公主回来,公婆都得每日给儿媳妇晨昏定省。

哪家的公婆受得住。

受得住的人家,公主也不愿意嫁。

如今那些夫人小姐们私下里的聚会,都能谈论到《相思泪》这话本。

尤其是那些闺中千金,不懂得民生疾苦,一门心思的向往爱情。

“最开始我觉得那书生很不错,言谈举止朗月清风,没想到居然如此德行败坏。”

“如若不知后面的事情,遇到那样的男子,恐怕很多女子都会心动。”

“起初我觉得没银子也可以,只要那书生真心对宋小姐好,直到宋小姐典当了最后一支珠钗,我突然觉得宋小姐真可怜。”

这些都是花枝招展的妙龄千金,正是对爱情最崇敬的年纪。

此时《相思泪》横空出世,宋小姐凄惨的遭遇,让她们沸腾的心逐渐开始冷却。

话本中着重点明了大盛朝的一些事,比如科举,大盛朝最年轻的两榜进士是二十八岁,平均的进士年龄都是三十四五岁。

因此,市面上那些书生和小姐的话本,里边年纪轻轻就高中进士的,都是在扯淡。

如果真的那么好考,刚一考中,就被京城里的高官们榜下捉婿了,根本就轮不到普通的富家千金。

看过话本的夫人小姐们觉得很有道理。

三十四五岁的年纪,已经快要当祖父了。

所以,想要嫁给读书人,就得有心里准备。

有得到启发的,自然也有大肆贬低的。

比如那些靠着写话本赚钱的穷书生。

镜中人的这本书,直接断了他们心中的那点肮脏想法。

秦鹿不知道,知道了也不会搭理。

六月初,最后一册写完,一册八本,共计六万字的《相思泪》结束。

最后一册,刚一上架,就遭打了哄抢。

结局是好的,同时也让不少人看的大为爽快。

末尾的剧情有些诡奇,宋小姐在二十五岁那年自杀,再睁眼回到了闺中时期。

之前发生的一切,好似大梦一场。

直到几日后,兄长说要带他去郊外庄子放风筝。

“不要去,不要去,千万别去。”很多正在看书的夫人小姐们暗暗念叨着。

而宋小姐为了验证梦境中事情的真伪,跟着兄长往城郊而去。

在相同的时间和地点,遇到了那个书生。

宋大哥上前帮了一把,对方行为得体的道谢,并说会带着谢礼登门。

任凭宋大哥如何拒绝,书生都表示道谢的必要性。

如果没有看过开头,很多人会觉得书生是个知恩图报的。

此时再看,都觉得书生心术不正,不就是看到宋家马车精致,动了歪心思嘛。

直到宋小姐在马车内开了口。

“不过是举手之劳,对我们来说没有丝毫损失,公子何必如此纠缠。我兄长为公子解围,非是图公子的回报,公子莫不是要恩将仇报?”

宋小姐没有露面,说话也不甚客气,很快催促着兄长离开了。

这便是《相思泪》的结局,却让很多人看的大呼过瘾。

甚至还有很多的千金们,希望镜中人先生再写一本。

话本赚的钱不算多,一套八册结束,总计收入不到五十两。

这收入已经算不错了,毕竟大头支出都在纸张上。

**

胡言看到秦鹿摊开纸笔,上前帮着研磨。

“夫人还要写话本吗?”

前边的《相思泪》,胡言也看过了。

刚开始只以为是书生和富家千金的爱情故事,谁想到剧情居然如此不落俗套。

虽说他也是男子,但是对于市面上的那些话本看过不少,总觉得话本里的书生在白日做梦。

古人更讲究门当户对。

“做账册!”

写一本意思意思得了,再来就算了。

这边正聊着,窗外一道轰鸣,伴随着霹雳的闪电,瞬息间大雨倾盆而至。

秦鹿拧眉看着窗外,道:“今年雨水过多,恐怕会造成洪灾。”

入夏后,华阳县几乎隔几日就会有一场雨,却多是雷阵雨。

即便如此,后边的这条江,水位上涨明显,必然是大规模降雨引起的。

华阳县算是中游,不知道会不会遭到波及。

此处地势较高,被淹没的可能性不大,可是洪灾一旦爆发,必然会伴随着疫病。

古代交通设施落后,疫病几乎难以大面积传开。

奈何华阳县有个码头,来往船只不少,很难做到万无一失。

这也亏得她是魂穿,如果是身穿到这里,不亚于一颗毒气弹。

不是她死,就是华阳县的人死。

要么干脆同归于尽。

听到秦鹿的话,胡言表情也变的严肃起来。

洪灾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洪灾降临,必然面临着粮食减产甚至颗粒无收的局面。

权贵自然是饿不着,苦的只能是普天下的老百姓。

同时,还要面临粮价的疯涨。

“夫人,是否要囤积些粮食?”他看着窗外江水的水位线,的确上涨了一些。

秦鹿在纸上写了采购清单,递给他。

“去吧。如果药材在本县买不到,就给陈家那边去封信,让赵珙来时从祁州帮忙采购一些。”

“是!”胡言听命离开了。

窗外雷声轰鸣,偶尔一道闪电落下,好似将天空撕开一道口子,分外吓人。

偏南方向,黑云压境,好似一头远古凶兽,张开血盆巨口,将地面的一切吞噬殆尽。

在这个落后的封建社会,一场风寒都可能丢了性命,更别说是猛如虎的瘟疫。

现代人体内都有各种抗体,感冒的话,几粒感冒药就能康复。

古人的体内却没有,就好似大草原上的一群雪白羊群,很容易被群狼惦记上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