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43章药不能停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胡言按照秦鹿所言,找到了千香脂粉铺。

老板娘得知胡言是秦鹿的管家,表情从最开始的客套,瞬间变得真诚起来。

“你等会儿,我去喊我丈夫,让他带你去。”

老板娘绕去后堂,喊了一嗓子。

不多时,一个相貌中等的憨厚男人走出来。

“他爹,你带这小哥去老郭那边走一趟,再去孩子干娘的成衣铺子,回来顺道买两斤肉。”

老板点点头,“成,小兄弟跟我走吧。”

胡言见两人如此干脆,道:“夫人说账记在您这里。”

老板娘摆摆手,丝毫不在意,“知道了。”

秦鹿每月来送两次皂,其中香皂不算多,每月总计不超过二十块,反倒是肥皂量要多一些,大约一百块。

别说,那肥皂洗衣服可比皂角强太多了,能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。

县里只有她这一家卖,再加上肥皂的价格不贵,买的人可不少。

两人定了每月月底结一次账,目前账面上就有秦鹿的钱,老板娘才不会计较呢。

跟着老板在县里转了几家店铺,买了自己需要的物什,重些的店家送货上门,桌椅板凳等须得等些日子,他带着几套衣服回了秦家。

折腾半上午,胡言已经显现虚弱之像。

用过午饭后,喝了汤药,被秦鹿赶去休息了。

家里没有厨娘,一日三餐都是秦鹿做。

午饭时他倒是提议家里可以雇佣一个厨娘,刚说完就被秦鹿拒绝了,理由是别人做的不好吃。

别人做的好不好吃他不知道,但是秦夫人的厨艺的确非同一般。

都是些他没有吃过的美味。

**

简单休养了几日,身体的虚弱感已经消散很多。

他体内毒素沉积,稍微重点的活儿都能全身冒虚汗。

哪怕日后将体内的毒素拔除,起码也要三两年的功夫调理。

所以说,秦夫人收留他,真的是得不偿失。

反倒是他用十年的自由,换取一副健康的身体,赚大了。

胡言已经搬到了东厢房住下,床还没有做好,临时用木板搭建了简易的床铺。

如今气候温暖,夜里盖一条薄被都不会冷,既然是管家,就要有管家的态度,怎么可能和少爷同住一室。

他身体稳定,秦鹿这边也开始给两人授课。

“今日暂且教你们把数字认全。”秦鹿将一张大尺寸的纸挂在墙上,“学会后,胡言可以打理家中的账目,而韩镜你,日后当家做主,也不需要担心被人诓骗。”

韩镜想说,他对账目看得懂,毕竟韩家可都是他撑起来的。

秦鹿在纸上写了三行数字,从零到一,大小写和阿拉伯数字。

“目前大盛朝及其周边的国家,用的都是这一行,这是小写数字。”

她手持毛笔在中间一行划了一条横线,“这样的数字很容易被动手脚。所以,下面这一行是大写数字,保证了其不被人涂改伪造数据的目的。上边这一行相对要更简单,同时在日常的账目整理上,可以节省时间。”

“另外,大盛朝及其周边的国家,数字单位只到‘万’,这里我教你们的是万后边的单位……”

秦鹿讲解的很通俗,两人都能听得懂。

胡言留在秦家,一是报答救命之恩,二是需要秦夫人帮他解毒。

但是就在和韩镜听秦夫人上了一节课后,他觉得留在秦家,反而是他的幸运。

并非惊讶于秦夫人的新奇想法,而是震惊韩镜的天赋。

这是一个过目不忘的小孩子,他对外物的吸收能力,到了让他错愕的程度。

而且秦夫人的教育方法,比他所见的任何长辈的方式都不同。

韩镜在家里,有完全的自主能力。

他们不太像是母子,反而像……朋友?

秦夫人不会在儿子面前肆意彰显长辈的权威,韩镜对秦夫人是打从心底里的敬爱,绝非是靠着血缘的威慑。

母子之间的相处,在胡言看来很奇怪,却又莫名的和谐。

他心底甚至生出了不知名的羡慕情绪。

第二天晚上,秦鹿又教他们一些记账方式,同时也叫他们如何制作账目表。

“学会后,家里的账目交给胡言打理,等韩镜你管家了,也不用担心被人欺瞒,至少账目要看得懂。”

韩镜觉得这种记账方式很简便,同时清晰明了,一张表格看下来,有问题的地方追溯源头,比起之前户部的记录方式要更容易。

“你现在还小,花不到什么钱,每月暂且给你一钱。”

一钱在大盛朝就是一百文,他的确花不到什么钱,不过手里有点,偶尔还能和韩博文出去吃点东西。

胡言上手的速度很快,不懂的地方会请教秦鹿。

赵珙第二次来送皂角的时候,胡言作为秦家的管家,他开始负责账目的交接。

在闲谈中,秦鹿得知陈家要送两个女儿进京选秀,并未发表意见。

如果韩镜现在十七八岁,她或许会阻止一下。

**

天刚蒙蒙亮,秦鹿来到厨房。

好久没吃油条豆浆了,今儿早上起得早些多做点。

她不吝啬让儿子带吃食去白家,毕竟儿子跟着白秀才读书,非但不需要缴纳束脩,白家中午还管儿子一顿饭。

哪怕亲传弟子等于半个儿子,她也不能什么都不做。

只是些吃的东西,不值几个钱,他们母子已经是占了大便宜了。

胡言今年十七岁,正是个能吃饭的年纪,韩镜饭量倒是不大,却多少有点挑嘴,好在不严重。

第一根油条出锅,她吹了两口气咬下去,外酥里嫩,味道很不错。

她将白菜心切成细丝,里面加入葱姜蒜丝,倒入醋和酱油等,淋上一勺热油。

伴随着“滋啦”声,趁热将其搅拌好,一道简单的小凉菜算是完成了。

现在天气热了,剩饭剩菜放到下一顿几乎会坏掉,她都会按照三个人的食量准备。

如果做的稍多点,胡言也能吃光。

俩人来到厨房,闻到那股香香的味道,肚子已经感觉到饿了。

“我做了不少,去书院的时候,给你老师带些。”

韩镜瞧着金黄的油条,默默地吞了下口水,“娘,这是何物?”

“油条!”将饭菜摆上桌,“吃吧。”

油条做的稍微有点长,秦鹿吃了两根,喝了一碗豆浆,也就饱了。

反倒是韩镜这孩子,个子不大,却吃了四根。

“娘,日后喝豆浆就可以了,不用准备牛奶。”韩镜还是不怎么喜欢喝牛奶。

若非母亲说牛奶营养很高,多喝有利于长高,他真的不愿意委屈自己。

秦鹿道:“对你们正在长身体的孩子来说,牛奶更有利于身体的生长发育,这个不能断。”

韩镜:“……”他能说什么。

母亲都是为了他的健康,又不是毒药,喝呗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