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36章借刀杀人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韩镜把母亲给他做的布包打开,从里面取出几张字帖。

“我写的。”

只一眼,韩博文就觉得头皮发麻。

当今学子最初习字,用的多是正楷,只因大盛朝太祖皇帝对楷书甚是喜爱,后建立大盛,科举改用楷书。

眼前的字帖是行书,介于草书和楷书之间的一种字体。

楷法过多为行楷,草法过多为行草。

韩镜这张字体,写的就是行草。

一幅字帖是不是好字,其实没那么多的规矩,有些书法大家是靠着吹捧出来的,吹的再厉害,不好就是不好。

但是那些真正的书法大家写的字,即便是普通人也会看的赏心悦目,那是一种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舒服的感觉。

哪怕是潦草的几乎认不出来的草书,也给人一种笔走游龙的意境。

如若这幅字帖真的是韩镜写的,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现在的心情,有种想乘风归去的空荡感。

虽无风骨,却有形态。

“我这次来,有事想和堂哥说。”

韩博文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韩镜的话,放在任何人身上都觉得够古怪的。

他不是天才,能考上童生,靠的是埋头苦读。

因此,他无法理解天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

他辛苦近十五年才考中童生,别人只需要一两年,那种打击说实话真的很大。

嫉妒肯定不会有,他和韩镜可是同宗同族,日后如果韩镜高中,可是整个韩家的荣光,他高兴还来不及呢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堂哥可能不知道,我四叔娶了徐家女。”

“这有什么问题?”韩博文纳闷,这不是东桑村人尽皆知的事情吗?

韩镜压低声音道:“事实上,四叔是给人做了赘婿。”

听到最后两个字,韩博文瞬间皱紧了眉头。

赘婿无法参加科举,这是朝廷明文规定的,且赘婿的地位极地,在男权至上的封建社会,一个男人居然给人做上门女婿,地位比之乞丐还要低下,等同于奴隶。

韩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,却子孙兴旺,而且真没到吃不上饭的地步。

这种情况下,四叔却给人去做了上门女婿,哪怕只是同族,并非本家,他也已经怒由心生了。

将来韩镜参加科举,若被人知晓他的亲叔叔居然给人做了上门女婿,对韩镜可不是一件好事。

这件事肯定得好生处理,韩博文心中已经有了计较。

木已成舟,哪怕为了韩镜,也得将其除族了。

“族中为何无人知晓?”这是韩博文所不了解的。

韩镜眼底染上冷笑,隐藏的极好,“徐家只是商户,且没有儿子传承家业。堂哥是韩氏一族唯一的童生,祖父还是东桑村里正,一旦四叔做了赘婿的消息传开,族中怎么可能容得下。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,若没有好处,四婶怎么可能每年去东桑村探望祖父祖母,甚至还住上几个月,为的不就是隐瞒四叔被人招赘的事情嘛。”

如此解释,韩博文倒是觉得合情合理。

现在他还只是童生,是韩氏一族的第一人。

也幸好祖父是里正,家里条件相对宽裕。

若家境不好,他想继续读书,肯定是要指望族里的。

现在想要供出一位读书人,都是合全族之力的,日后也会回馈于全族。

宗族观念之所以深刻,可不是指靠着血缘维系的。

归根结底,还是利益。

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同样的道理,一人招祸全族遭殃。

真以为前世他死了就完事儿了?那未免太小瞧皇帝了。

相信在自己死后,韩氏一族也会被皇帝肃清。

小皇帝在自己手里吃了近二十年的苦,一朝亲政,心内的怒火必然要发泄出来。

诛灭韩氏九族,那是肯定的。

既然跟着他享受了权势带来的天大好处,自然也要承受他倒台后的惨烈结局。

所以,韩镜当真有读书的天赋,不需要他亲自出手,族里就会为他肃清一切障碍。

韩博文没想到这是韩镜的蓄意为之,毕竟韩福生常年不回村子,还是韩镜的长辈,他再如何也不会想要置自己的四叔与死地。

兄弟俩用过午饭,各自散开。

**

此时的韩福生找大夫看过,被秦鹿撞过的肩膀已经红肿,万幸没有伤及根骨。

晚上,徐氏问及丈夫的肩膀是怎么回事,他也没敢说。

别看在他心里韩家于他好似累赘,但是在徐家他就是个最底层的存在。

幸好岳父岳母都不是个坏心肠的,不然他的日子绝对水深火热。

韩博文是趁着一个休沐日回到村里,和祖父说起了韩博文的事情。

里正听闻这件事,脸色当场垮下来。

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如果是真的,这可不是小事。

韩博文道:“我这两日私下里去打听了一下,县里的人都说徐家招的是上门女婿,如若不是,外人怎会知晓。”

他不是个莽撞的人,好歹二十多岁的年纪了,还是个读书人。

总不能对韩镜的话连怀疑都没有。

里正脸色相当难看,他压抑着怒火道:“这是给咱们韩氏一族抹黑,老三家里不缺吃不缺喝的,原先四个儿子,日子过得比村子里大部分人家都好。那畜生居然给人去当上门女婿,真是混账。”

在以宗族为单位的封建时代,哪怕不是本家,对自己孙子依旧会产生影响。

日后韩博文万一高中,旁人来上一句“他们族里有人去做了赘婿”,要多难听有多难听。

一个有手有脚的大男人,靠女人在这个世上立足,谁能瞧得起。

打杀是不能够的,这件事一旦确定,必定要开宗祠,将其除宗。

“这件事你别管,交给老头子。”里正这话算是决定了韩福生的命运。

按理说,一个宗族,族长和族老的权利最大,哪怕你官职再大,对着同族的族长和族老都得礼让三分。

但是,韩氏一族从有记载以来,可只出了韩博文这么一个童生,因此里正的话语权也就重了起来。

如果韩福生的存在影响到了韩博文,莫说是里正,就是族里的人也不会放过韩水生一家。

韩博文没有再说什么,他本来就是回家传个话,后续的决定不是他能插手的。

“爷爷,还有件事。”

“好事坏事?”里正给了孙子一个白眼。

韩博文笑道:“好事。韩镜,也就是三爷爷家里的狗蛋,他被三婶带去县里了,目前跟在白先生身边读书。我昨晚去白先生家里拜访过,白先生告诉我,他的天赋超绝,有可能成为大盛朝史上最年轻的童生。”

“还有这事儿?”里正愣住了,脸皮激动的都开始发抖,“真的?”

“自然是真的,我亲自去问的。”韩博文笑道:“若不是韩镜年纪还小,白先生都想让他明年下场去试试。哦,他还是白先生唯一的弟子。弟子和学生不同,相当于半子。”

里正激动的坐不住了,握着拳头在堂屋里转圈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