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28章您是享福的命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这些日子雨水充沛,三五日便会下一次雨。

咽下最后一口油条,韩镜站在厨房门口撑开油纸伞,雨点落在伞面上,发出密集的噼里啪啦声响。

“娘,今儿是祖父的寿辰。”

秦鹿夹了一块用白菜帮子腌渍的咸菜,道:“我没有给仇人祝寿的习惯,咱们不去。”

好吧,韩镜也没打算回去。

他厌烦透了韩家那群人,只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。

“韩镜,所谓的孝顺便是我养你小,你养我老。我是我的父母养大的,韩家没有养我,我没有尽孝道的义务。同样的,你是我的儿子,韩水生夫妇有自己的儿女,也不需要你养活他们。他们不仁在先,就不能怪我们不义。分家后你跟着我,和韩家的关系就会逐渐疏远。如若我寻个男人成亲,你就不是韩家的孩子了,可明白?”

背对着母亲,韩镜眼底闪过一抹沉思。

“娘想成亲了?”

“不想,我只是跟你说道理。咱们娘俩过得好好的,我做什么要找个男人伺候着,你娘我可不是操劳的命。”

韩镜赶忙点头,“娘说的是,您是享福的命,儿子会让您过上好日子的。”

“加油哦!”秦鹿冲着儿子挥挥手,“我看好你。”

“……”韩镜告诉自己要习惯母亲的跳脱,“那我去书院了。”

“好,路上慢点,避着水坑走。”

走出家门口,韩镜绕过一个水坑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他又不是傻子,专门往水坑里踩?

**

天气转暖后,亮的比较早。

韩镜年纪小,精气神十足,晚上睡的再晚,早上照旧起得来。

再加上他读书的进度极快,白秀才生怕自己学生读的太快,后期会散漫下来,因此并没有让他去的太早。

通常让他辰时正能到就可以,也就是后世的八点钟。

这个时间倒是方便了秦鹿,她早上喜欢赖会儿床,通常在临近辰时起身,洗漱后利用半个小时做饭,再和儿子磨磨蹭蹭的吃上个二十分钟。

这厢来到白家,正巧看到白逢君从书房出来。

“见过师兄。”韩镜拱手作揖。

白逢君见到韩镜就心生欢喜,毕竟和自己的儿子相同年纪,难免用一种慈父心态看待小师弟。

“适才还和父亲说起你,说你是他平生仅见的天纵之才,若非你年纪还小,都想让你明年下场试试呢。”

韩镜倒是没听老师提及,此时不免也生了三分心思。

一只手掌落在他的肩膀上,轻拍两下,“你还小,县试五场考试都在二月里,这小身板可遭不住,不如过几年再说。三十老明经,五十少进士,你既然有如此天赋,就多在策论和经义上下下功夫。自古以来,三十岁之前高中进士的就极其少见,你肯定能更进一步的。”

师兄的话说的在理,韩镜旋即打消了心里的念头。

再过几年看看吧,十岁左右再下场,童生试他没问题。

为官数十载,数次担任会试主考官,大盛朝的科举出题思路他了若指掌,自然难不倒他。

即便真的想一鸣惊人,也不能太过夸张。

白逢君刚回县里没几日,前段时间都在临县和妻子一起帮忙打理其岳母的葬礼。

或许是那对老夫妻的感情尚算不错,老太太过世后,老爷子的身子骨也大不如前。

至少顶着这样的精气神,是没办法再续弦了。

这些都是韩镜在老师和师娘隐晦的话语里听来的,两位老人也没想到,不到五岁的孩子能听得懂。

白逢君是秀才之子,这在华阳县及其周围还是很稀罕的。

整个安庆府走出去的读书人都不多,就好比华阳县县学里,年龄最大的秀才,头发和胡子都白了,重孙都快出生了,最小的秀才也有近四十岁。

县令虽然不是个清廉的,可是的对于县里的学生几乎不会为难。

县太爷也想在有生之年,能有考生从自己的治下走出去,好给他脸上增光添彩。

县令是正经朝廷授官的两榜进士出身,却因这方面,在华阳县待了十几年了,愣是没挪窝。

若非背后没有后台,他何至于在这个位置熬到现在。

童生试每三年两次,县令是次次跟着忙碌,次次大失所望。

也是因为考中的概率极地,但凡是本县有谁中了秀才功名,他都会拿出一笔钱,给秀才修建牌坊。

非是县太爷多热心,而是牌坊代表着他的颜面。

可惜,他上任十几年,只出了两名秀才,名次还多是末尾,童生倒是有五六个,那也是因为童生的人数较多,挂着一个尾巴。

即便真的有天才,可是天才也是需要灌溉的。

华阳县本身临近边境,对于子孙的教育上心的不多,没有那个意识,再好的天才也得埋没。

东桑村两百多户人家,读书的加起来不超过二十人,这些人的家庭条件相对在东桑村是最好的,有那个闲钱。

不过有些是不愿意在家里做农活,才打着读书的名义躲懒。

真正用心读书的,能有三五个都算是好的。

其中里正家的韩博文是村子成立至今,唯一的童生,目前在县学读书。

就算日后韩博文考不中秀才,也能在县衙找个文书的工作。

最差也是个板上钉钉的东桑村里正。

科举是需要填写祖上三代名讳的,曾祖,祖父和父亲。

韩镜对这个不担心,保人的话,只要找到里正,韩氏一族的长辈自然很多愿意的,根本“麻烦”不到韩水生。

童生试的一位秀才保人有老师出面,院试的话,县里的秀才有好几位,他们也都不会拒绝作保。

不说其他,一些老秀才只是靠给人作保,也能拿到一些银钱,多多少少的问题。

“师兄放心,我还不想那么早下场。”

白逢君点点头,将韩镜送到书房,他便离开了。

这次因为岳母去世,在县里停留了近一个月时间,安葬了岳母后,他便有些待不住了。

妻子心情低落,正好他准备一下,带着妻子去外面走走,放松下心情。

至于儿子,自是要留在白夫人身边的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