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24章赶紧的拿钱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陈景卓亲自体验过香皂的用法,也产生了兴趣。

祁州府可不是安庆府能比的,那里比起这边要更加的繁华,而且还是郡王府的封地,当初那可是陪着太祖打天下的功臣,曾经六大异姓王的封地都是繁华之处,后来其余的五位异姓王在漫长的岁月里陆续落魄,唯独宁家还保留着郡王的爵位。

宁家先祖和太祖曾是同乡,因此封地也是数一数二的。

如若将这些造型精美的香皂带回去,其价格绝对不低。

得知宁凤章以一两银子一块的价格定下了香皂,陈景卓也没反对。

供应皇室的特制皂球都能达到二钱银子一个,这从未见过的香皂,价格高一些自然有道理。

这几日秦鹿做了约么有两百块带有图案的香皂,普通的香皂也有不少。

“这些可以用来洗手洗脸以及沐浴,相对是比较温和的。”

她给陈景卓介绍起几种香皂的类型。

拿起一块长方形的黄色肥皂,“这是用来洗衣服的,比起香皂有着更强的去污效果,但是不能用来洗脸沐浴,对人体的肌肤会产生刺激性。当然,少用几次没问题,长期用的话有害无益。”

“这种没有带花色的,和这一款适用范围一样,只是不够精致,可以作为二档商品。”

将三种档次的香皂摆在他们面前,“一档的我收你们一两银子,二档的是一钱,三档的只要二十文,回去后你们的售卖价格而不得超过三倍。”

看他们似乎有些不解,秦鹿继续道:“非是我见不得你们高价出售,这只是为了市场的健康运作。”

从旁边的博古架上取出两份契约,“这是供应契约,一式两份,我这里没有独家供应,你们的意思呢?”

有些词可能觉得新奇,却能听得懂。

“目前我手里一档香皂大约有两百块,二档的差不多五百,其中还有小宁帮忙做的,三挡的就多一些,差不多有两千。”

她在旁边纸上写了几个奇怪的“鬼画符”。

“你们想要多少?”

陈景卓听完,算了一笔账,自己身上带的现银不够,但是出门在外,银票肯定是有的。

“全要。”

家里有好几家胭脂铺子,可以将这些香皂送到铺子里售卖。

不仅仅是祁州府,周边好几个府城都有陈家的产业。

这些数量并不多,如果运作的好,完全可以做到供不应求。

他倒是想将配方买下来的,不过眼前的妇人是表弟的救命恩人,杀鸡取卵的事情对方大概率不会做,他也没那么无耻的去勉强。

“那好,总计两百九十两银子,另外我救了你表弟,对方是世子爷,命肯定之前,我收你两百两,外加一匹马和一辆马车。你觉得呢?”

陈景卓沉默!

她都说的如此直白了,自己还能怎么觉得,难道说不给?

相反,他对秦夫人的做法是赞同的。

救命之恩,如同再造父母,恩重如山,岂能轻易偿还的起。

现在对方直接将这份恩情换算成金钱,对他们反倒是好事。

“一切都依秦夫人所言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秦鹿满意的点头,“那就掏钱吧,你们带上东西可以走了。”

这边陈景卓没开口,宁凤章倒是有意见了。

“秦夫人,我还没与韩镜道别呢,今儿我们暂且在华阳县休息一晚,明日再启程。”

秦鹿翻了个白眼,“别以为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不知道,小小年纪,心眼儿不少。”

少年露齿一笑,对自己的目的并未掩饰。

“我明日便走了,今晚想再吃一顿秦夫人的饭菜,不然下次再见谁知道要多久,说不得得十年八年的。”

终究是相处了数日,这个孩子做事手脚利索,帮了她不少忙,秦鹿也不是个冷酷无情的。

“想吃什么你们自己去买。”

目的得逞,宁凤章乐的连连点头,赶忙交代几人出门去采购。

**

韩镜从书院回来,就看到母亲手持菜刀,正对庭院里的一群男人颐指气使。

“你,白菜要一片片的剥下来,一片片的洗干净,你这样洗,做出来给谁吃?”

“还有你,我要的是肉片,不是肉块,切的太厚了。”

“小宁,你盯着做肥皂的几个,搅拌力度不够,做出来的肥皂不均匀。”

“小火小火,我让你烧小火,你这火势能当焚尸炉用了,我还没死就想让我入土?”

“现在的男人,半点没把女人放在眼里,自己啥也不是,洗菜不会,烧火不会,切菜不会,还能干什么?”

“就这样还想吃我做的饭,给你们吃猪食都嫌浪费。”

秦鹿的话,让不少人心底不服气。

奈何对方手里的菜刀转动的呼呼带风,都旋转成虚影,他们还真不敢反抗。

吃人手软,晚上他们可是要在这里吃饭,总不能什么都不做。

默默走到母亲面前,“娘,这些人是谁?”

“来接小宁回家的,今晚在咱们家里用饭。”秦鹿揉揉儿子的脑袋,“还要等会儿吃饭,你先去玩。”

一众大汉:“……”

这两幅面孔,转变的也太快了吧?

没办法,谁让人家是亲儿子的。

今晚家里的人比较多,菜量自然也不能少。

从第一道菜出锅,浓郁的香味就没停过。

在院子里指挥着众人浇灌模具的宁凤章时不时的看向厨房。

“你的伤口是秦夫人医治的?”陈景卓问道。

“是的,隋大夫被杀,秦夫人用隋大夫的药箱帮我处理的伤口,现在已经结痂,偶尔还是会有点痒,再过十天半月的就能脱落了。”

陈景卓看过他背后的伤口,一条刀疤从左肩近乎连接到右腰,伤的深且没造成严重的后果,不然他的命恐怕就会交代在这里。

很显然,赵家女这是真的要夺走宁凤章的命。

如此狠辣,如若没有足够的人证物证,就只能自认倒霉。

否则对方一句“世子在外行为不检,惹下仇家”就能甩脱嫌疑。

即便如此,日后宁凤章承袭爵位,却依旧要孝顺赵家女,继母也是母。

自古孝道大过天,若宁凤章不敬继母,世子的位子恐怕就坐不住了。

那边,韩镜端了盆子,带上一块洗衣皂来到井边。

“这是作何?”陈景卓见此情形,只觉得天好像要塌了。

宁凤章已经能保持淡定了,“洗衣服,不然呢?”

“男子如何能做这等事。”陈景卓觉得秦夫人未免有些过分。

“她说过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又不是缺胳膊断腿。”宁凤章这几日的衣服也是自己洗的,洗不干净得重来。

陈景卓的三观几乎要崩碎了。

除非是家中没有女眷,否则即便是再苦的人家,他都没见男子自己洗衣服的。

刚到秦家没多久,就已经数次目瞪狗呆了。

韩镜将衣服打湿,打上肥皂,在石板上揉搓起来,很快泛起泡沫,而顺着石板流下去的水是灰色的。

他很想每日都换衣服,可惜条件有限,经不起那般折腾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