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22章这俩人都奇奇怪怪的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祁州,陈府。

宁凤章遭遇歹人袭杀的消息传回来,陈府大老爷当时就摔碎了一只茶碗。

“真是混账!”

陈世良心内怒火翻腾。

本以为把外甥送到大儒门下读书,可保那孩子平安。

却不想那郡王妃居然如此恶毒,非要赶尽杀绝。

他心里的确是可怜这个外甥,另一面也是为了陈家着想。

如若郡王府日后落到宁恩赐的手里,对陈家恐怕是灭顶之灾。

这几年,郡王府联合赵家暗中对陈家下手,抢走了近两成的产业。

本身两家的地位就差不许多,现在陈家倒是隐隐有了颓败趋势,这是陈世良无法容忍的。

陈老太爷曾经官职二品工部尚书,后辞官归乡。

老太爷活着的时候,地方世家和官府无一敢主动招惹。

如今老太爷才过世没几年,赵家却开始坐不住了。

现在更是想要除掉宁凤章,让那个继室子承爵,他怎么可能答应。

有心人都知道宁凤章的遭遇出自赵家女之手,却苦于始终无法抓到确凿的证据。

如若不然,陈世良怎么可能将外甥送到千里之外的禹州。

“父亲,因何如此生气?”一青年男子阔步入内,见父亲脸色铁青,开口询问。

“你且带人走一趟安庆府,青雀在途中遭遇刺杀被人就下,此时就在华阳县。”陈世良交代下去,“多带些人,切莫在出事。”

陈景卓眸色沉下,“又是赵家女?”

陈世良冷哼,“不是她还能是谁,虎毒尚且不食子,郡王还做不到这份上。”

“父亲,赵家那边不能继续放纵下去了,以孩儿的意思,不如就将郡王府的事,告知宫里,陛下对郡王府似乎心存不满,如果知道的话……”

“如果让宫里知道,必定会借着此时加以申斥,万一褫夺郡王的爵位呢?”陈世良怎么可能想不到借助外力,可他的目的是让外孙坐上那个位子,而不是落得个两空。

女儿已经不在了,王府必须要让外孙继承。

陈景卓心内了然,拜别父亲,召集人手离开了祁州。

一雍容女子从内室出来,看着陈世良,眼神里带着忧色。

“老爷,青雀那孩子,恐怕是赶不上郡王爷的寿辰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陈世良负手叹息,“那女人又要抓住这个把柄,大肆宣扬。”

陈夫人道:“青雀这些年吃了不少苦,希望最后能有个好的结果。”

自从公公离世,她作为陈府的大夫人,没少照顾青雀。

郡王爷是个性子优柔寡断又儿子软的,当初公公逼迫着郡王府将那贵妾发配出府,老太妃心中存了怒气,自此对小姑再也没有好颜色。

哪怕是郡王府的嫡子出生,却也恨屋及乌,将对小姑的怨恨转移到了那个可怜的孩子身上。

一把年纪的人了,着实不讲道理。

即便是她这个外人,也忍不住心疼那个孩子,反倒是最亲的祖母,却恨不得孙子死掉。

因此在丈夫要扶持那孩子得到郡王府的时候,陈夫人也是愿意的。

如果一味软弱,岂不是让别人觉得他们陈家好欺负。

**

宁凤章每日无事可做,就看着秦鹿做香皂。

从最初的小兔子吃草,到后来的山水画和奇奇怪怪的人物画,明明那些人物非常的奇怪,却觉得莫名好看。

“秦夫人,这是什么?”

秦鹿将肥皂一一切割,“电耗子。”

宁凤章:“……”说实话,他没听懂,只是觉得怪怪的。

“又名皮卡丘,是一只能放电的松鼠。”

既然是松鼠,为什么叫耗子。

见着孩子一脸懵逼,秦鹿道:“别管那么多,只是觉得好看而已。”

这些日子,她做的最多的就是猫科动物,尤其是各种猫儿,狸花猫,胖橘,英短等等,都是胖嘟嘟可可爱爱的。

一个模具能切割十块,每天可以制作四五个模具。

她的想法很简单,这些香皂压根不值那么多钱,但是宁凤章说他舅舅家的店铺,供应的都是权贵人家,既然如此,那价格低了人家反而还瞧不上。

权贵要的是什么,就是与众不同,就是和普通人的“断层”,这是身份的象征。

寻常的香皂她也没少做,都送到了县里的胭脂铺,听老板娘说卖的很好。

就比如现代社会,三五百的包,贴上一个标签可以卖到上万。

关键还供不应求。

如此也好,那些权贵没几个好东西,他们的钱不赚就是王八蛋。

在秦家这几日,他和秦夫人熟悉起来。

期间还在夜里问过韩镜的父亲,那小弟弟表情很平静的说着父亲早死,韩镜是遗腹子。

他也想过,若自己是遗腹子的话,那该多好。

母亲活着总比这个父亲活着要好。

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亲缘单薄。

母亲对他极好,却在四岁多因病离世。

外公待他也亲厚,可惜年纪大了,最终也离开了。

秦家,虽然只有母子两人,感情却极好。

尤其是母子之间的相处方式,让宁凤章数次目瞪口呆。

秦夫人不似其他的母亲,她似乎把韩镜当做一个相等的人对待。

从不会在儿子面前摆父母的谱儿,好几次说起某些事,都是一种平等的态度。

韩镜是个很规矩的孩子,不论是坐卧起居甚至言行举止,都不像是出身普通人家的孩子。

反而能看出良好的规矩教养,有种浸淫在骨子里的端正。

甚至有时候被他盯着,宁凤章都感觉到一种威慑力,这就很奇怪了。

他好歹出身王府,即便祖母不喜父子不睦,规矩礼仪也绝非小门小户可比的。

也是因为现在的处境,他在遵循规矩上,比弟弟要更加尽心,不然就得面临着惩戒和训斥。

姑且不说他,韩镜又是从哪里学来的?

秦夫人压根就不是个有规矩的人,和儿子有说有笑,有时候还能“调皮”的把韩镜给惹毛了,在这样的家庭出生成长,按理说不该如此束缚着。

说句心里话,他倒是宁肯出生在秦家,也不愿意诞生在郡王府,世子这个头衔也并非他求来的。

舅舅私下里和他说过,当初父亲可是想让弟弟成为世子,只因当今陛下不喜宁家,这个位子才落到了他的头上。

同时也换来了继母千方百计的刺杀陷害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