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23章大恩必须得报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韩镜从外边回来,和秦鹿打了声招呼。

“娘,明后两日不去书院,老师要去隔壁县吊唁。”

秦鹿递给儿子一杯水,“那咱们明儿去野餐,正好镇外的茶花开的很好,咱们去赏花。”

两个孩子自然没有异议。

次日上午,秦鹿在厨房里准备野餐的小食。

三人的饭量都不算大,给两人炸了两根大鸡腿,还有一大份鸭货。

至于水果,古代几乎是吃不到的。

并非没有,而是压根买不起。

交通运输不便利,保存方式更是成本极高,普通老百姓别说吃,几乎都见不到。

那些在现代很常见的水果,基本上都是皇族以及权贵的美味。

不过穷人也有穷人的活法,喝糖水就行。

未免吃的太腻,还做了一些近乎透明的薄饼。

去的时候,还顺便在铺子里买了两封点心带着。

三人一路慢悠悠的来到城外,这边赏花的人不多,毕竟寻常的百姓为了生活都耗尽了力气,哪里还有闲情雅致观赏景色。

本身华阳县的读书人就不多,明年是科举之年,那些秀才童生的都在埋头苦读,只等明年能够再上一层,自然没几个人。

走了差不多近半个时辰,三人在茶花丛边找了个相对平坦空旷的位置。

韩镜和宁凤章铺开带来的席子,上边铺了相对软和些的粗布,又垫了一层油纸,三人盘膝而坐。

远处,有几个结伴游玩的文人模样的男子正在闲谈说笑,还能看到偶尔经过的男女。

年轻的姑娘倒是不多见,多是些为生活奔波的已婚妇人。

在大盛朝以及周边的几个强国,未婚的女子很少出门,尤其是那些富贵人家的千金,非必要多是待在闺阁中,直等到及笄嫁人。

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女孩子也不经常出门,普世价值观里,未婚女子就不应该抛头露面。

两个孩子打开篮子里的油纸包,浓郁的香味飘出来,惹人垂涎。

“两条炸鸡腿,你们一人一个。”秦鹿侧躺在旁边,今儿的日头暖洋洋的,虽说还是多少有点冷,也能承受得住。

哥俩一人攥着一根鸡腿,表层还带着一些酥脆,却不如刚出锅的时候。

但是对于这两个孩子来说,味道已然是非同一般。

“娘不吃吗?”韩镜问道。

母亲还没吃,做儿子的先吃起来,这未免太不像话。

秦鹿摆摆手,“太油腻,吃多了发胖,你们吃吧。”

目光所及之处,是艳丽的红色茶花,味道不算太浓,恰到好处。

宁凤章捏着鸡腿,表层是金黄的,一口咬下去,不是特别的脆,但是味道让他惊艳。

这是他从未接触过的味道。

他在秦家这几日,吃到了很多的美味。

明明都是寻常的食材,秦夫人却愣是能做成珍馐。

能成为秦夫人的孩子,真的很幸福。

**

几日后,一行陌生人抵达华阳县。

这群人进城后,沿着江畔打听姓秦的人家。

此时的宁凤章正在帮忙整理香皂,若非他说可以让舅舅采购,秦夫人也不会做这么多。

等听到外面传来问询声,宁凤章起身来到门前,一眼看到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青年。

青年看到他,抬腿从马背上跳下来,快步上前。

“青雀,可算是找到你了。”

“表哥?”宁凤章愣了一下,随后眼眶泛红,“童伯为了保护我,被人杀了。”

陈景卓拍拍他的肩膀,“我和父亲都知道了,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的。倒是你,没事吧?”

他摇摇头,“我没事,被秦夫人救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。”

他将表哥一行人请进去,“秦夫人,我家里来人了。”

秦鹿不意外的点头,“去屋里倒水给你家人喝,一路长途跋涉,恐是没怎么休息。”

“好!”

陈景卓诧异的看着表弟这个郡王府的世子爷,听话的去了厨房,不多时端来一些茶碗。

“表哥,找地方坐,别站着了。”宁凤章熟悉的招呼他们,“从传递消息到今天不过七日,路上赶得很急吧?”

“是啊,父亲得到消息,让我快马加鞭赶过来,务必让你在郡王寿辰前赶回去,免得给人留下把柄。”这一路可谓风餐露宿,若非担心马匹承受不住,夜里都不会休息。

之前还担心路上可能会有赵家女安排的杀手,却不想一路都很平静。

宁凤章给表哥倒了杯热水,家里倒是没有茶叶。

之前问过秦夫人,她的话很有趣。

便宜的不好喝,贵的喝不起,干脆不喝了。

“秦夫人,表弟多亏秦夫人搭救,陈某无以为报……”

秦鹿抬头看着眼前俊朗的青年,“怎么会无以为报,大恩不言谢?”

陈景卓:“……”这话让他怎么接。

倒是宁凤章忍不住笑了,“表哥,秦夫人想要以金钱答谢。”

“我冒着大雨救了你表弟,还管吃管住,就算是送到医馆那也是要出诊金的。更别说我还从十几个黑衣人手里救了他,最差诊金和吃住的费用得结了吧?”

明明能报答,干什么,她又不是视金钱如粪土的人。

“我不高尚,那老管家求着我救人的时候,就说会给我银子报答。视金钱如粪土,那也得有金钱才行。吃的住的都得花钱,粪土可买不来米面粮油。”

秦鹿这话说的,让陈景卓几乎无言以对。

这位看似柔弱的女人,说话居然如此的直白,让他自小接受历史典籍熏陶的读书人颇为尴尬。

“秦夫人说笑了,陈某并非不通情理之人。只用金钱报答,未免显得不够诚意。”

“你觉得不够诚意,是给的不够。”秦鹿面色看不出任何贪婪之像,“一百两不够就两百两,你觉得多少够诚意?”

宁凤章是个稳重的少年,此时却不由得笑个不停。

“秦夫人,我表哥是个不善言谈的性子,你莫要逗弄他了。”

陈景卓:“……”就很离谱,真的!

他起身取来一块香皂,送到表哥面前,“表哥,这是秦夫人做的香皂,你看要不要带回铺子里售卖?”

陈景卓收起尴尬,看着他手里的方块皂角。

四四方方的,整体是淡蓝色的,上边是一只憨态可掬,肉嘟嘟的雪白猫儿。

白猫正在抻着懒腰,一只蝴蝶停在它的脑袋上,旁边还有一只绣球。

“香皂是何物?”拿在手中,有种涩润的感觉,还带着淡淡的香味。

“就是洗漱沐浴用的皂球,不过这个香皂比起皂球好太多,这几日我用过,能洗的很干净。”

陈家有不少铺子,有些是祖父辞官后买的,也有母亲的嫁妆。

大盛朝,商户之子不允许考科举,所以那些高官的铺子通常都是在妻子名下。

也有的人家会把商铺放到别人名下,总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。

但是普通百姓想要经商,必须得将户籍改为商籍,像华阳县的这些店铺,店老板都是商籍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