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15章心是黑的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离开韩家,娘俩的日子过得清净舒适。

反倒是东桑村的韩家,因为没了秦氏这个随意打骂的免费劳力,变得鸡飞狗跳起来。

三房母子刚走的当晚,韩水生带着儿子回到家里准备用晚饭,面对的却是冷锅冷灶,脸色当场就垮下来了。

韩王氏看到冷着脸的丈夫,刚开始还不明白,直到儿子说没人做饭,她的火气蹭蹭的往上窜。

一方面心里恨极了秦氏,另一方面也恼怒于三个儿媳妇,却没一个主动做饭的。

当晚韩王氏发了一顿火,左邻右舍听在耳朵里,心中暗暗偷笑。

了解情况的人家都觉得韩水生一家子活该,秦氏那么能干的儿媳妇,韩家上下没一个心疼的,反倒是对三个光吃不干的好言好语,简直莫名奇怪。

现在好了,家里爷们下了半天的地,回来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,怪谁?

韩水生一家人聚在一块,商量了一下,决定以后每个媳妇轮着做饭,一次一天。

公公亲自开口了,哪怕心里再不愿意,他们也不敢说个不字。

四房徐氏倒是没什么意见,反正等公婆过完寿辰后,她就要返回县城,总共住不了多少天,大房和二房就没那么舒服了。

不得不说,韩家上下都被秦氏“惯坏了”。

第一天小王氏做饭,大早上差点没起来,哪怕是平日里疼爱她的婆婆,起床后看到她还在被窝里,语气都带着怒气。

小王氏在这个家里地位高,完全取决于婆婆对自己的态度,一听到婆婆发了怒,哪怕再舍不得暖和的被窝,也得麻溜的起床忙活。

大概是看到亲侄女都挨了骂,二房和四房倒是没敢耽误,难熬也得熬着,谁让秦氏走了呢。

上边两房没想过分家,四房觉得分与不分都无所谓,反正四房相当于不存在,韩老四在东桑村所有人心里,相当于入赘了徐家。

日后分家,大头肯定属于韩大牛,二老也是要跟着长子过日子的。

高氏不想分家,纯粹是想着儿子快要启蒙了,束脩由公婆出,分家后得他们自己管。

**

踩着夕阳的余晖返回家中,手里还拎着一封点心。

“娘,师兄给了点心。”

秦鹿正在洗菜,见儿子回来,招呼他进屋收拾一下,很快就要用晚饭了。

古代的庄户人家用饭菜都早,而且闲时只吃两顿饭,忙时才有三顿。

秦鹿是现代思维,每天三顿饭才是王道。

若非情况不允许,还会有下午茶和宵夜。

可能是拜了师,再次和老师师兄相会,韩镜的性子也稍稍放开了些。

“娘,晚上吃什么?”

“今儿买了两条江鲤,做了一条,剩下的那条你明日带去白家。”

韩镜点头应下。

洗净的白菜手撕成小块,随着锅盖掀开,香味瞬间弥漫整间厨房,惹得韩镜腹内咕噜乱叫。

下入白菜和豆腐,秦鹿架上锅叉,将中午的米饭重新加热。

“待会儿就能吃了,再忍忍。”

辣椒没有,红烧的味道也很不错,里面还加的特质老酱。

饭桌上,秦鹿将鱼肉挑刺放到儿子碗里,“老师讲的都能听得懂吗?”

韩镜看着碗里白胖的鱼肉,沉默片刻,点了点头。

他应该说什么?

上辈子没发迹前,几乎吃不到鱼。

后来……

嗯,后来吃鱼都是没有鱼刺的。

相府厨子的厨艺可是比宫里的御厨手艺更好,一整条鱼不破坏外部形状,里边却没有一根鱼刺。

只是眼前的这块鱼肉,可是母亲亲自给他的。

会更香的吧?

这个想法刚浮现,韩镜不免心生唾弃。

自幼丧母,如今母亲稍稍的一点关爱,就让他感动。

“吃呀,发什么呆,凉了可就不好吃了。”秦鹿催促一句,这孩子偶尔还是会呆呆的。

值得放心的是,儿子的智商至少没问题。

闷头扒饭,米饭里面浇入鱼汤,比起他以往吃的饭都要美味。

真不知道母亲居然有这般好手艺,即便是很普通的饭菜,也能做的比相府厨子都出色,若是开一家酒楼,恐怕会客似云来。

“娘手艺这般好,可想过开店?”

“开店?”秦鹿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,也并未细心掩饰。

韩镜察觉到了母亲的语气有些……嘲讽?

为什么?

“儿子,为娘学厨艺,可不是为了开店,而是犒劳自己的。”瘦长的食指在他额头轻点一下,“若非你是我的儿子,那是吃不到的。”

再次给他夹了一块鱼肉,笑道:“多吃饭,日后可要长成一个出色的男人。”

不知道为何,此时韩镜莫名的对母亲生出了一种敬佩之情。

“儿子会的,儿子会用功读书,日后封侯拜相,让母亲过上好日子。”

秦鹿温和一笑,“想做官?”

“嗯!”

自然是想的,上辈子栽了,这辈子他会更有把握的。

“商户之子可以参加科举吗?”

韩镜:“……不能。”

大盛朝的商户地位很低,士农工商,其中士农工之子可以参加科举,商户之子却不行。

秦鹿惋惜的叹息一声,“可惜了。”

可惜什么?

可惜的是他要科举入仕而无法经商,还是可惜她要经商自己无法参加科举?

韩镜没问,却多了几分惘然。

即便他曾是老谋深算心狠手辣之辈,却也不愿意将肮脏的手段,用到自己的母亲身上。

他这个灵魂黑漆漆的,却还想给自己留下一道光。

“过几日我给你配制一盒养生丸,娘要离开一段时间。”

猛地抬头,看着眼前的女子,韩镜的心脏好似被一只冰冷的利爪攥住,泛着丝丝的疼。

“娘要去哪里?”

是不是嫌弃他是累赘,要抛弃他了?

秦鹿在儿子眼底看到了一抹戾气,并不意外。

“去寻一种特殊的植株,做调味用的。”

都说辣椒是舶来品,但是本土还是有的,只是隐藏的比较深。

曾经她看过一本书,书中记载在滇、贵以及青藏高原地区,有一种野生小辣椒,小且直,红透后很容易脱落,大概率就是后世人所熟知的朝天椒或者小米椒。

如若等到舶来品辣椒的出现,恐怕轮回个几遭都看不到。

只是,儿子的心态似乎有些不太对劲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