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9章离开

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

席妖妖 著

连载免费

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再次穿越成寡妇,膝下还多了个儿子。公婆不慈,妯娌刁专,母子俩活的猪狗倒不如。面对自己如此惨状,桀骜如她懒得说与这群耍无赖纠缠,带着儿子手脚麻利另过。天下格局晦暗,强权欺辱不断地,对于生活……在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。那就不喜,那就被推翻这座腐化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。**镇压住朝堂二十年的权臣韩镜一夕复活,还20-300他向上伸展拳脚,就被母亲带着摆脱苦海。从此,想重临朝堂的韩相,踹踏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。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,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,朝着神王之位,连滚带爬停不下去。**皇者天下后,娘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,入夜时分寒风刺骨,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秦鹿带着儿子来到村口,没看到什么人。

后天才是县城里赶大集的日子,在平时村民几乎很少外出。

韩镜任由母亲领着,迈着小短腿跟在她身边。

秦鹿已然放慢了脚步,看着脚下的黄土路,因为鞋底早被磨得太薄,每走一步都硌脚。

“去县城走路可能要到半下午,你走得慢,靠你自己走,我们到了可能会遇到宵禁。”上前一步,背对着儿子弯下腰,“上来,娘背着你。”

看着眼前半蹲的瘦弱身形,韩镜沉默片刻,慢慢的趴了上去。

他或许是不喜欢母亲的,甚至心底深处还有些痛恨。

这种隐晦的恨,随着年龄增长,愈发清晰。

韩家其他的三个堂兄弟都有父母护着,他的父亲不在了,母亲却对他的痛苦毫无帮助。

每次被韩家人欺负,除了哭没有任何作用。

刚开始可能会寄希望于母亲,想着她能帮自己讨个说法。

时间久了,年幼的他也渐渐明白,母亲自身都难保,他说再多也只是让人看笑话。

他不是个普世意义上的好人,心里对母亲怀有怨恨,却在后来不允许儿子儿媳忤逆于他。

如果韩镜出生在现代,他可能会明白自己的做法叫“教育缺失”。

母亲的脚步很稳,走路的速度不急不缓,他趴在母亲的背上,侧头看着缓缓略过的景象,眼神平静到近乎冷酷。

“到了县城里,咱们先在客栈住两日,娘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,咱们租一套,再送你去启蒙。”

往上颠了颠儿子,别看这小孩子没几两肉,还有点压手。

毕竟她这具身体的状况也不算好。

“到时候再养一只猫或者是狗,这样还能陪着你玩。”

韩镜脑袋磕在母亲的左肩上,看着旁边缓缓略过的景色,幼年时的痛苦似乎在一点点的离他远去。

他在后来,是恨过母亲的,恨她生了自己却让他备受欺凌。

可是他似乎忘记了,背着自己的女人是个成婚不足两年便失去了丈夫的可怜人。

他的恨意不应该针对自己的母亲,而是害的他们母子苟延残喘的韩家人。

“谢谢娘!”他对猫猫狗狗的没兴趣,只想尽早启蒙,早些取得功名,让母亲过上富贵安乐的生活。

明明活了六十多岁了,面对母亲,心里还是有种莫名其妙的激动,心性似乎也年轻起来。

她的呼吸平缓,走了快半个时辰,频率依旧没有多大的起伏。

韩镜在母亲的背上睡了一觉,睁开眼后,要求自己走路。

身体还未康复,至今额头都带着低烧,记不清多久没生过病了。

母亲的手冰凉,拉着自己却让他感受到了力量。

两人早上没吃饭,期间闹分家,到现在都午后了,早已饥肠辘辘。

距离县城还有近一个时辰的脚程,韩镜被饿的头晕眼花,也只能硬撑着。

秦鹿察觉到他的疲惫,弯腰再次把他抱在怀里。

若是寻常,她是不会如此溺爱孩子的,现在他还是个病号,可别累狠了病情加重,孩子遭罪做母亲的也跟着折腾。

“娘……”韩镜微微挣扎,背着还好,抱着就很尴尬了。

秦鹿轻拍他的后背,“你还病着,别乱动。”

呼,呼,呼……

她的呼吸声低缓,听着让韩镜困顿骤起。

无法抵抗这具身体带来的虚弱感,只能忍着羞耻,靠在母亲的肩膀缓缓睡去。

感受到儿子的重量,秦鹿心中也是百感交集。

那个女人的确挺狠的,有魄力将十月怀胎的骨肉交到自己手里,却没决心回来和韩家你死我活。

一个人可以坏,可以毒,可以懦弱,可以无能。

既然做了父母,最起码你要护住自己的孩子。

也不知走了多久,双腿逐渐变得麻木,只靠着本能机械性的向前走。

粗粝的碎石磨破了脚掌,在走路的地方留下斑点殷红。

视线尽头,出现了一座朦胧的城门。

走了这么久,秦鹿的大脑里好似安装了一部搅拌机,疯狂转动。

心脏与鼓膜的跳动都听得越来越清晰。

喧闹声惊醒了韩镜。

睁开眼,看到眼前的城门,母亲身上的汗味随着呼吸窜入鼻翼,并不好闻,却让他安心。

“娘,放我下来。”

这次秦鹿没有拒绝,放下儿子,两人手拉手入了城。

战时,人员两地走动需要身份文书,平时本国百姓在各大城县走动则不需要。

出国是必须要有通关文凭的。

在古代,交通落后的情况下,也很少有百姓远途跋涉,成本太高,大部分人承担不起。

母子俩入城后,就近找了一家面摊。

“两位吃点什么?”开面摊的是一对中年夫妻。

秦鹿揉着饥肠辘辘的胃,“来两碗汤饼。”

“好嘞,稍等。”

女人麻利的开始下面,老板手持长长的木筷搅拌。

不多时,两碗面送到他们面前。

秦鹿:“……”

好家伙,真的只是面,就是水煮的,里面没有任何的添加。

别说浇头了,就算是小菜也没有。

心里感慨着,下手的动作却不慢,递给儿子一双筷子,她这边也端着碗开始进食。

老板娘在旁边看着他们,娘俩瞧着就很落魄,且瘦的可怜。

身上的衣服甚至单薄,这样的天儿,大部分人还没有褪去棉衣,这娘俩却只是穿着单衣,还有密密麻麻的补丁。

唯一让她意外的是,两人用饭的神态举止很赏心悦目,似乎是有教养的人家出来的。

一碗面下肚,极大地缓解了收缩疼痛的胃,秦鹿放下筷子。

喝了杯水,狗蛋还有半碗。

起身走到摊主面前,道:“大嫂,这附近可有租赁房屋的?”

老板娘是县城人,在这里开面摊有十好几年了,接触的人不少,消息应该是很灵通的。

听秦鹿的话,老板娘沉思片刻,“他爹,你说呢?”

老板国字脸,五官端正,瞧着就是个厚道人。

“李家在江边不是有套宅子,之前住的是客商,年前刚搬走。”

老板娘听后,连连点头,“对对对,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儿,大妹子你要租房子?”

“是啊,我儿子也到了启蒙的年纪,村里没有私塾,带他来县城里看看。”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