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29章 你想和我有关系?

南风又起:念你成疾

流月 著

连载中免费

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,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。孤独的贫乏的人,也会选择放弃爱,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,吉凶未卜。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,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,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白衣画拿出房卡,请张曼进来。

面对白衣画的开门见山,张曼却显得有些含糊其辞:“昨天晚上,我也喝了很多的酒,后来的事我也记不太清楚了。”

“我怎么会出现在一个男人的家里呢?”白衣画揉了揉脑袋,还是有些想不通。

“你这身衣服新买的?”张曼问她,目光暧昧的停留在白衣画的脸上。

“不是,是早上那个男人送给我的,说我的衣服脏了已经派人送到干洗店了,不过我会把钱打给他得,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联系。”白衣画如实的解释道。

张曼的眸子里掠过了一道精光。

昨天的那个男人竟然是这么的有钱,虽然白衣画自身不缺钱,但是单说今天的这一身行头,少说也得二三十万吧?

看来她张曼选男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。

以后不再联系?那男人长的那样好看,还这样有钱,虽然还不知道具体的来头,但是就这样的放手未免太可惜了。

“嗯,得把钱还给他!给他钱的时候记得请他吃顿饭,还有就是,你们昨晚有没有…”张曼的眼神贼光贼光的问她。

“什么?”白衣画一时之间还没有理解张曼的意思。

“就是~有没有那个啊?”张曼开口补充。

白衣画的脸顿时的红了起来,烧的滚烫滚烫的。“当然没有了,你想的有点多。”

“那种佳品男人,你还不扑上去,还在等什么吗?你不是说你在国外一心投入工作,没有其他的情况吗?”

“是,当然没有。”

““难不成你的心里还有……?””张曼并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是白衣画早已经明白了。

她和男人就算从现在开始再没有联系,她们之间的爱恨纠葛都不会被抹掉。

“那个男人不是我能扑倒的!”白衣画目光确切的开口说道。

而此刻,在她的脑海里浮现的便是厉钟石早晨出现在她身后的样子,她从镜子里看着他。他冷酷高贵,整个人都在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——生人勿近。

“还能有咱们白大医生拿不下的男人?我相信你一定可以。”张曼在一旁说道。

“我和这个男人没有可能,我也没有这份心思。”白衣画在张曼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,从包里拿出了一支女士香烟,动作娴熟的偏头将夹在指间的香烟点燃。

“哎,你不是要还钱给那个男人吗?你怎么把钱转给他?”

“早上出门的时候,我下楼时拿了一张他的名片,给他打个电话就好了。”

说着,白衣画从包里翻出来了那张名片,看似无意的瞥了一眼,便扔到了面前的茶几上。

那张名片上,除了电话号码和他的名字并没有其他的。

坐在白衣画对面的张曼探着脑袋看了过去,细细的揣摩着他的名字,“他竟然是厉钟石!”

“怎么,你认识他?”白衣画问她。

“你才回国,应该不知道他!他从小在军区大院里长大,是战场上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狼,只是近两年才转战商场,但是势头大好,估计李修远早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。”

白衣画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张曼,“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?”

“很多人知道他的名字,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他,真是想不到昨晚的那个男人竟然就是厉钟石!如果有人知道你昨晚睡在他的家里,估计你很快就会被人肉攻击!”

“呵呵。”白衣画不以为意。

只是,她确实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不一般,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身份。

“你快点打电话给他!”张曼迫不及待的将名片推到白衣画的面前,催促着她。

白衣画也倒是没有迟疑,掏出手机按下一连串的数字,打了过去。

几秒以后,电话被接听了。

“您好,我是白衣画。”白衣画淡定的开口,不再像早上在他面前那样局促。

“嗯。男人那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。”

“我把衣服钱还给你,大约一个小时后过去,您有时间吗?”白衣画单枪直入的开口。

“过来吧。”厉钟石说完。便将手中的电话挂断了。

“这就完了?”张曼有些吃惊。

“嗯,这已经说的话不少了。”白衣画唇角勾起,道。

“……沉默多金,这可能就是你们比我有钱的原因吧?”张曼自我打趣的说道。

休息了会,白衣画便从酒店出来。

两个人约见面的地点是一家咖啡馆。

华灯初上,她独自一人开车行驶在这个城市。黄晕的灯光投再她的脸上,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却带着几分的落寞。

她才停好车,从车上下来。一辆路虎车便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。

黑色的车窗缓缓的降了下来。

出现在白衣画面前的是厉钟石那张淡漠如冰的脸,他目光凛然的看向了白衣画。

“上车!”

厉钟石的语气依旧是命令着,不容得别人去违抗。

白衣画想了想,或许是觉得咖啡馆人来人往,他要避讳,所以也就没有拒绝,直接拉开了车门,坐到了前面的副驾驶上。

到了车上,厉钟石的手中翻看着文件,并没有打算开口的意思。

气氛顿时变得生硬了几分。

“我怎么把钱给你?转账?”白衣画问他。

“有事直说,但是我不接受贿赂。

他正眼都没有看白衣画,语气冰冷的不带半点温度。

“你想多了,这是早上佣人送上来的那套衣服钱。”白衣画解释着。

“这衣服如果你不喜欢,那你就当一次性的扔掉它,”厉钟石十分冷酷的开口。

说得,并不是像在跟她开玩笑,好像是真的。

白衣画只觉得那一刻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十分的怪异。她不喜欢这个男人这样的霸道,“你这样会让我为难,我不能白白拿你的东西。”

“我爸手术很成功,就当送你了!”

“这是两码事,那是我的分内之事。除此之外,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厉钟石突然抬眸,目光深邃的朝白衣画看了过来,“你想和我有关系?”

厉钟石反问她。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