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大全-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11章 大姨妈来了!

报告女王,新欢已上线

妍妍妮子 著

连载中免费

定婚宴上,亲人、闺蜜、爱人通通背叛自己了自己。裴宴宴真是想扇自己两个耳光,现在是有多瞎,才把自己的十多年人生过成了一场阴谋诡计下的谎言?没关系,幸亏智商上线的还不算她牵着自己的礼服转了一圈,今晚她就要订婚了,更重要的是今晚她也将摆脱傅云臻这个恶魔!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傅云臻离开房间之后,裴宴宴起床简单收拾了一下,便下楼吃饭。

已经在餐桌前等待了一会儿的傅云臻看到她下来,主动为她拉开了座椅。

“谢谢。”她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傅云臻这么绅士,如今突然发现了,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

了。

“你是因为我没有接电话,所以才回来的吗?”饭桌上沉默良久,裴宴宴觉得很是尴尬,便也就没话找话道。

“嗯。”傅云臻幕后做了很多事,可他都不愿意让裴宴宴知道,包括这次他回来是为了她。

现在被裴宴宴这么直接的问了出来,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,却又不知该如何回答。所以就头也没抬的答应道。

“哦!”虽然心中早就有了肯定的答案,听到他亲口说出,裴宴宴说心里不感动那是假的!

昨晚九点多了还在给她打电话,早上便回来了,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昨晚一夜未眠。

两人之间又再次恢复沉默,静静地吃完了早餐。

裴宴宴觉得他这么大老远回来,只因为自己没有接到他的电话,心里过意不去,再一想自己去学校也是自己看书,在家也是自己看书,不妨就在家里陪他吧。

索性也就给老师请了假。

吃过早饭,傅云臻走进书房,连线国外进行电话会议。

裴宴宴则是回了房间,继续备战月考。

……

大约两个小时左右后。

裴宴宴专心于学习,并未注意到傅云臻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房间门口。

傅云臻默默的看着房间里一会儿皱眉,一会儿又恍然大悟的小女人,嘴角上扬。

他的生活无论是在谁看来都是冰冷、无趣的,他也这么觉得,但是,裴宴宴的存在,让他也觉得他的生活是有趣的,裴宴宴就是他生活中的所有温暖的来源,就像这只有黑白装修的房间内,也因为有裴宴宴的存在而变得五彩斑斓。

大概是傅云臻的目光过于热烈,裴宴宴似乎是有些感受,猛的一回头。

两道目光隔空相撞,有一种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产生。

微微一愣后,傅云臻很快反应过来,缓缓走进了房间。

拿起裴宴宴正在看的书翻了翻,眉头微皱,他又从裴宴宴的手里拿过笔,一句话也不说,不知在书本上划着什么。

裴宴宴自上高中以来,哪还听过课,如今重新拾起课本,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但也不知什么是重点,什么不是重点。

看到傅云臻熟稔的在课本上划着一道又一道,裴宴宴凑上前去,疑惑的问道:“你是在给我划重点吗?”

“你在学校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,尽力就好,你不会被开除的。”傅云臻将书递给她,没有回答她的问题。

裴宴宴接过书,满脸黑线,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他不是刚从美国回来吗?怎么连自己这等小事情都关心上了!

傅云臻轻轻将她耳边的发丝捋到耳后,说道:“想知道,自然便知道了。学校要是敢开除你,学校也就该倒闭了。”

“额…”裴宴宴看着刚刚还给自己划重点的男人,下一秒就这么不相信自己,一时语凝。

她毫不质疑他的话,傅云臻绝对有这个能力。但这也太霸道了吧!

“你这是怀疑我的能力?还是你怀疑你划的重点啊?”裴宴宴打趣道。

傅云臻曾经也是逸阳高中的,按理说还是她的学长呢!

在明城,傅云臻是顶级豪门的继承人,在逸阳高中,傅云臻就是无法超越的传奇人物。人家都是三年读完的高中,傅云臻却只用了两年,而且各科成绩都是满分!

因此,裴宴宴丝毫不怀疑他划的重点。

傅云臻没有接话,只是对着裴宴宴扬起一抹笑容。

傅云臻长得不是一个帅字可以形容得了的,他的帅中还带着一种美。让身为女人的裴宴宴都嫉妒的完美脸型,精致突出的五官,一双深邃的眼睛如墨,让人看一眼就会忍不住沉沦,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性感的薄唇。

微微一笑,连带着两道浓眉都变得柔和起来,裴宴宴一时看呆,楞楞的说道:“傅云臻,有没有人告诉你,你笑起来很美!”

傅云臻立马收起了笑容,哪有用美来形容男人的?

裴宴宴的意思自己很娘吗?

自己跟自己钻了两分钟的牛角尖,傅云臻黑着脸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下楼吃午饭吧!”

“好。”裴宴宴刚想下床,却感到身下一股暖流,突然脸色大变,她不会是这个时候大姨妈来了吧!

天呐!她那天来到傅云臻的别墅时,可是什么都没有带啊!傅云臻一个大男人家里,又怎么会有姨妈巾这种东西啊!

可现在她也不好出去,让傅云臻去买她又说不出口。

裴宴宴顿时愁眉苦脸。

“你哪里不舒服吗?”也不知是裴宴宴的面部表情太过明显还是怎么着,看到裴宴宴只是动了一下便没有了下一步动作,傅云臻问的这句话几乎就是肯定句。

“呵呵。”裴宴宴干笑着,脸已经羞得红到了耳根,“那个…那个,你能帮我买个东西吗?”

傅云臻没有接话,只是看着她,等着她的下文。

“就是,就是那个,来亲戚时用的。”裴宴宴更加不好意思了,只能这么暗示着。

可傅云臻直来直往惯了,这些年来一直守着裴宴宴,哪里会了解女生之间的这些哑谜。

所以他带着一脸茫然的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“卫生巾啊!你不懂啊!”裴宴宴先是有些着急的说道,随后又一脸膜拜的看向傅云臻,她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,他还是不懂,真是醉了!

傅云臻没有接话,只是脸上的红晕暴露了他内心尴尬。

裴宴宴现在也是想抽自己两大嘴巴子,指望傅云臻去给她买姨妈巾,她怕也是学习学傻了。

刚要下床,傅云臻扔给她一包纸巾,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房间。

裴宴宴看着他的背影,头顶一群乌鸦飞过。

傅云臻真是不禁夸,刚觉得他又是回来看自己,又是给她划重点的,心里刚刚想要小小的感激他一下,怎么就连这么点小忙都不愿意帮自己了呢!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